柒两茶

一个安静码字的小号

【盾冬】十一厘米的男朋友们

通篇XJB乱扯,随便看看。 
———————————— 
 
《十一厘米的男朋友们》 
 
与Thanos的战争,完败。 
地球还在,却比灭亡更让人绝望。存活的人和逝去的人,不知哪边更幸运。没有幸存者,大家只是未亡人。 
如果非要听个好点儿的消息,那就是一度解散的复仇者联盟,在战后得以重建。 
英雄们放下前嫌,合力收拾残局,在令人窒息的压抑中,给人们送去一丝希望的影子。 
Steve是跑得最勤的一个。他不敢休息,不敢停顿,不敢闭上眼睛。哪怕只有一丁点的松懈,Bucky消失时的画面就会又浮现于眼前。 
他不想去数这是他第几次失去Bucky了。假如他的幸运值也是四倍,这一次,他还有和Bucky重逢的可能吗? 
Steve想,他是累糊涂了吧?竟然会认真地考虑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 
也许真的是累糊涂了。 
Steve发觉自己眼前发黑,不一会儿竟失去了意识。 
在Steve倒下的瞬间,Natasha扶住了他。她无声地叹气,把这个不知多久没合眼,把自己累到晕厥的大个子扛回休息站。 
休息站是临时建的,布置简陋,唯一违和之物是摆在Steve床头的一只小娃娃。那是Bucky在Wakanda冰冻治疗期间,Shuri送给他的。 
娃娃连头到脚也只有十一厘米,Q版的眉眼很萌,和Bucky笑起来的样子神似。Steve喜欢把它放在手心,娃娃刚好一坐。他每次出任务都会带着,似乎这样就把Bucky也带在了身边。 
如今,在极为有限的,没在奔波的时刻里,Steve仍会捧起它,假装Bucky还好好地待在Wakanda,而他只是在出任务而已。 
Steve睡得不踏实。他的眉头紧皱着,干枯的嘴唇张开又闭合,念出的全是Bucky的名字。 
要忙的事情太多,Natasha不能守在这里。她只能寄望短暂的睡眠能让这位傻战士稍微恢复些体力。 
在她离开后,床头那只萌萌的小娃娃,动了一下。 
 
1. 
娃娃的豆豆眼眨了眨,手臂抬起来,小手揉了揉软乎乎的脸蛋,小小的嘴里发出惊叹:“这是哪儿啊?” 
它伸伸胳膊,又抬抬腿,困惑地歪歪脑袋:“好像哪里不对……” 
乐天派的小娃娃没有纠结太久,它很快找到新的目标——睡着的Steve。 
它艰难地向下爬,短短的胳膊攀在床头边缘,脚丫却没踩稳,“啪叽”一声摔在Steve枕边。 
“谁?!”浅眠的Steve瞬间惊醒,警惕的蓝眼睛对上懵逼的豆豆眼。 
劳累了好几天的Steve蓬头垢面,配上不善的眼神很有些凶神恶煞的味道。但小娃娃不仅没被吓到,还乐呵呵儿地拍了拍手,奶声奶气地说:“我梦见巨人了!” 
Steve迅速确认这小东西没有威胁。见识过各种奇异事件后,一个能说话的玩偶娃娃还在他的接受范围内。他甚至用食指戳了戳小娃娃的脸——不再像之前那样硬邦邦,而是和人类的皮肤一样,柔软而温暖。 
“小家伙,你是谁?”Steve不禁放软语气。 
“我叫James,今年六岁。我住在布鲁克林,喜欢甜食,最喜欢的是苹果派!”小娃娃倒豆子似地说个不停,“哇,这个梦好真实啊,你戳得我还有点儿痛呢。明天得和Stevie说说!” 
不待Steve从震惊中清醒,小娃娃困顿地揉揉眼,疑惑地自言自语:“怎么在梦里还会觉得困呢……” 
豆豆眼缓缓合上,小娃娃发出均匀的呼吸声。过了一会儿,又一动不动了,完全恢复成它原本的样子。 
Steve又摸了摸它的脸——硬的,凉的。 
James……是巧合么? 
 
2. 
若说第一次是巧合,那么第二次,Steve就有足够的证据证实他的猜测了。 
晃晃悠悠地摔倒并陷进枕头里的小娃娃扶着脑袋坐起来,含糊地嘟囔着:“好吧,我不该偷喝老爸的威士忌,但看在上帝的份儿上,这是什么见鬼的情况?!” 
Steve 小心翼翼地把它捏起来扶正。 
“谢啦,dude……不对,你这样的应该叫‘man’,”小娃娃的豆豆眼里透漏出醉眼惺忪的意味,“hey,man,这是哪儿?我得快点儿回去,不然stev……” 
“Bucky。”Steve的声音抖得不像话,他伸出食指,撑住小娃娃歪歪倒倒的身子。 
娃娃的脑袋一偏,发热的小脸贴在Steve的指腹蹭了蹭:“凉凉的,舒服……man,你怎、怎么知道我叫Bucky?Steve告诉你的?嗝……臭、臭豆芽……我说了好几次,让他别、别这么叫我,嗝,一点、一点都不霸气……呼……” 
“Bucky?Bucky!”见小娃娃睡着,Steve着急地摇了摇食指。要是和上次一样,那么接下来…… 
果然,数秒之间,温软的类似人类皮肤的触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硬的粘土质感。 
“小混蛋,”Steve捧起小娃娃,将它放回枕头正中央,“再多和我说几句啊。” 
 
3. 
Steve没有把小娃娃的事告诉别人。潜意识里,他认为这可能是他的幻觉,而他不想被任何人戳破。 
人总要指望点儿希望活着,Captain 也不例外。 
 
Natasha发现Steve最近不太对劲。他终于肯接受换班,这是好事,可他总是一个人待在休息站,闷在房间里。她还不止一次地撞见过Steve对着一个Bucky形象的小娃娃发呆,这就不太妙了。 
“Steve。”Natasha敲了敲Steve的房门,她确定她听见了对话的声音—— 
“我真的是Steve,就是留了点胡子。” 
“好吧好吧,我能认出来,你不用特意去刮。说实话,你这样还挺好看的。哎,你都能从豆芽菜变成壮汉了,那我穿越到未来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不过,这么小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Bucky……” 
Bucky?Natasha皱眉。她又敲了敲门:“Steve,你在和谁说话?” 
Steve磨蹭了片刻才来应门:“Nat。” 
见他堵在门口一副不打算让她进去的模样,Natasha危险地眯了眯眼睛:“大个子,你得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大家都很担心你。” 
Steve挠了挠头发,最终妥协地让开。 
Natasha盯着枕头好一会儿,确认那只十来厘米的小东西确确实实在动——抱着比它大很多的蝎式冲锋枪爱不释手。 
“未来的Steve,这玩意儿能送给我吗?我会爱惜使用的,我保证!”小娃娃扛着枪管,很努力地想要搬动它。 
“当然。”Steve悄悄抬起枪托,让小家伙能顺利扛动。 
而下一秒,它却把枪扔到一边儿去了:“这位大美女是谁?嘿,Steve,你这样可不行,Peggy会生气的。” 
“她不会生气,我和Peggy只是普通朋友,”Steve坐在床沿,手掌微弯环住小娃娃,补充道 ,“和Nat也是。”
“真的?”小娃娃的豆豆眼怀疑般地眨了眨,“你不用瞒着我,我……” 
“我不会瞒着你任何事,Bucky,相信我。” 
“好吧……” 
“咳咳,”Natasha清了清嗓子,“虽然显而易见的,你们忽视了我,但我还是要找一下存在感……现在是什么情况,Steve?” 
“你能看见?”Steve的提问换来一个“你是白痴吗”的眼神回复。 
Natasha也能看到Bucky,说明这不是幻觉,Steve很高兴。 
Steve看了看等着解释的Natasha,又看了看正在玩他护手的Bucky,并不想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说明上。 
“你们这儿的护具比我那时候的好多了……唔,我怎么觉得有些困?呼……” 
小娃娃说睡就睡。不多久,便变回普通的粘土玩偶。 
 
4. 
Steve向Natasha说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后,Natasha沉思片刻,追问道:“你是说每次附身而来的都是不同时间段的Bucky?” 
“是的。每次他们停留的时间都很短暂。” 
“我有一个想法,”Natasha打开通讯器,“我得和Shuri联系一下。” 
Shuri赶来时,Steve正对着小娃娃出神。小娃娃一动不动,可他还是给娃娃盖上了小小的毛绒毯子。 
基本情况Natasha已经同她讲明了,Shuri贴近小娃娃,感觉到明显的寒意和娃娃微弱的呼吸:“这是附身了?他怎么不动?” 
“这可能是……被苏联或者Hydra带走冰冻的Bucky。”Steve沉声道。 
他揉不散小娃娃眉间皱起的不安,也捂不暖它冰冷的体温。只能为它铺上小垫子,盖上小毯子,希望Bucky能睡得舒服一些。 
“我能给他做一下检查吗?” 
Steve想了想,把小娃娃捧到手心:“在我陪同的情况下,可以。” 
 
5. 
Shuri那边还在分析检查结果,Bucky又附身而来。 
这次,Steve花了点儿时间才发现。 
它太安静了,或者说,太会隐藏。它坐在原地,动也不动,Steve看过来时还会屏住呼吸。Steve是在无意转头时,通过余光看到它的胸膛有起伏。 
Steve走过去,蹲在小娃娃面前:“Bucky。” 
小娃娃一僵,泄气似地放松了身体,闷声闷气地说:“我不认识你。” 
“你认识我,”Steve趴到床沿,视线和娃娃平齐,“你从河里把我救起来,还存了我的照片。” 
小娃娃不说话了。 
“你饿不饿,Bucky?我这儿有薯片和牛肉饼。要么,水果怎么样?想吃李子吗?还有草莓和葡萄。” 
小娃娃捏着自己的衣角,半晌才道:“李子,熟透的。” 
“好。” 
Steve剥好李子的皮,把果子放在小娃娃身前。 
对小家伙来说,这果子太大了,它张开双臂勉强抱住,脸埋上去才能咬得到果肉。 
“噗……”Steve没忍住。几块李子皮迅速飞到他脸上,Steve一边笑,一边告饶:“对不起,对不起,我的错……” 
李子还没吃完,Bucky就睡着了。Steve将小娃娃环着李子的胳膊松开,把它脸上的果汁擦干净。在将娃娃放回枕头中央前,Steve亲了亲它的脸蛋:“晚安,Bucky。” 
 
6. 
Shuri再次造访前夕,Bucky又附身过一次。 
“嘿,Steve……”它似乎对当前的状况很困惑:“我这是怎么了?刚才我还在放羊。” 
“怎么说呢,一点小意外?”经历过多次,Steve应对自如,他拿出小娃娃能用的迷你小杯子,“牛奶?” 
“谢谢,”Bucky心情复杂地看着Steve手法娴熟地将牛奶倒进还没他手指头大的容器里,“我这样多久了?” 
Steve温柔笑道:“还不够久,Buck。” 
Bucky睡着后,Shuri来消息,请Steve去她的实验室一趟。 
其余的复仇者们也在,他们已经讨论一会儿了。 
“我认为离开的那些人是被吸进了时空的乱流里。身体和灵魂分离,身体陷入空间裂隙,灵魂游走在各个时间线,而原本时间线上的他们就会被挤到这里来。这里没有他们的身体,所以灵魂只能依附在某件物品上。”见没人提出异议,Shuri接着说道:“如果我们能从时空乱流中找到他们的身体和灵魂,并将其带回正确的时间线,他们就能‘复活’。” 
Natasha注意到她身后一排巨大的机器:“这些是?” 
Shuri拍拍了其中一台机器的舱门:“你们理解为时光机就行了。” 
Steve握紧双拳,为准备出发的同伴们鼓劲:“走吧,去带迷路的战士回家。” 
 
—END—

赶出来的生贺,待有空了再慢慢改~

(扩写内容可能是如何给你十一厘米的男朋友补漆、加固胳膊、做娃衣和娃屋的养OB11日常(完全不是。

【盾冬】南瓜糖与礼物盒

用合志的文混个更,祝大家新年快乐=3=

——————————————————————

非常清水,真的,不知道哪里戳中乐乎了_(:з」∠)_

——————————————————————

崽子们情人节快乐www
吃完巧克力就去热炕头吧~(喂!

儿子们的蜜月照第二弹~
崽崽太小了,想拍风景真难啊,绝望qwq

说个题外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破产国,希腊的物价真便宜啊,商场打折跟不要命似的,粉水只要220,gucci的bloom和guilty absolute只要322,可怕可怕。(总之得到了新的码字素材。

让崽儿们到爱琴海度蜜月,计划是我带着我家盾冬娃,基友带着她家锤基娃,结果一开行李箱,基友的娃忘记装进箱子了😂😂😂四人约会落空了呢,别哭啊,基友君

【盾冬】十日谈(07-10)(pwp)

首   章:01

上一章:06

——————————————

—惩罚—

—早餐—

—道具—

—温泉—

——————————————

—END—

老是忘记发,一起放出来算了……完售快半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携我家俩儿子祝宝贝们元旦快乐w

【盾冬】钓鱼(AU)

宝宝们圣诞节快乐w 
有锤基请注意。 
—————————————— 
《钓鱼》 

一处阴森的废弃大楼里,一伙人正鬼鬼祟祟地躲在窗后向外张望。 

“来了来了。” 

黑色的宾利停在大楼前,穿着黑色西装的黑人男子从驾驶座下来,为后座的人打开车门。 

全黑的色调在阴暗的天色下显得无比压抑,后座下来的人却是一身白色高定,金色的头发即使在阴天也闪闪发光。 

“是他吗?”一名手下向他们的头领求证。

“金头发、蓝眼睛,”头领眯着眼仔细打量了一会儿,他在很久以前见过这位先生一面,当时他的地位只能站在边缘,根本看不清对方的脸,不过这些可不能告诉手下们。记忆中那位先生和此人的身型差不多,于是他笃定道,“没错。”

跟在金发男人之后下来的棕发男子身穿乳白色的马甲和浅灰色的西裤,两人成为这片废墟里唯二的亮色。 

见他们一齐向大楼走来,手下又紧张地问:“不是说只来一个人吗?” 

头领看了看紧紧跟在那位先生身边的男子,想起听过的传闻,轻蔑一笑:“那只是个‘宠物’,不算人。” 

众人盯着对方俊美的脸蛋,都不怀好意地笑了。 

金发男人进了大楼,脚尖挑起一张伏倒的沙发,让它立起来。他随意地坐下,也不在乎灰蒙蒙的坐垫弄脏他昂贵的西裤。 

棕发男子跪坐在他的脚边,乖巧地伏在他腿侧。 

果真是个“宠物”。 

“货呢?”金发男人面无表情地问道,碧蓝的眼睛里带有血腥浸泡过的阴郁,这淡化了他过于俊朗的外表给人的冲击,令人想起,他的身份是黑道家族的首领。

头领将随身的箱子恭敬地放在金发男人面前的桌上,打开密码锁,把内容物展示给他看——两支冒着寒气的试剂。 

“安全抵达,”头领谄笑着搓了搓手指,“那么……” 

“我觉得今天天气不错,”金发男人看了眼窗外的乌云,忽然说道,“让我们七三开怎么样?” 

“什么?之前说好的六四!”头领大惊失色。 

“这样啊,那就八二开吧。” 

“你在耍我们是不是!”头领还没说话,他手下的一个灰衣男子先忍不住了,拔出枪怒气冲冲地指着金发男人,其余人也有样学样地举枪。 

“不要轻举妄动……”头领惊慌地看向金发男人,他还坐在那儿,连姿势都没变,腿侧却空了。 

没人看清对方是如何行动的,比风还快,恍惚间只觉黑影一晃,便哀嚎四起。待头领反应过来,他所有手下都倒在地上,不知死是活。 

率先动手的灰衣男子正被他们所轻视的“宠物”押在桌上,脑袋被后者的膝盖死死压住,鼻梁在与桌面的撞击中断裂,鲜血从鼻孔涌出。一柄匕首扎在他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锋利的刀刃随时可以削去他扣着板机的那根手指。 

“噢,宝贝,没有这个必要。”金发男人朝“宠物”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闻言,“宠物”松开已经失去意识的灰衣男子,银光一闪,匕首收回靴筒里。接着,他走到金发男人身边,长腿一迈,跨坐到对方腿上,如同收起爪子的慵懒的猫,脑袋懒洋洋地枕在主人肩头。 

金发男人揽着他的腰,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后脑勺,不怎么真诚地对头领说道:“真是抱歉,我家宝贝脾气不太好。” 

头领无言以对,只能尴尬地表示不介意。

等回去了,他要好好教训负责打探消息的手下,居然漏掉了这么关键的情报,那不仅是宠物,还是保镖!

“那么,就这么定了,八二开。” 

果然和传闻中一样厚颜无耻!头领一边腹诽一边陪笑:“行行行,没问题。” 

好在这一单实在利润丰厚,即使只得两成,金额也足够让他满意。 

目送金发男人离开,头领心中暗暗道:“你得意不了多久的,Thor Odinson。” 

此时,远在大洋另一头的Odinson家族现任首领打了个喷嚏:“你没有在骂我,对吗,Bro?” 

“你猜?”窝在他怀里的黑发青年头也不抬,手指噼里啪啦地在键盘上敲击着。 

扫了眼对方打出的段落,Thor头疼地捂脸:“Loki,能别再写那些以我们为主角的三俗小剧场了么?下属们都以为我喜欢强迫你玩奇怪的play,最近他们看我的眼神越来越不对了。” 

黑发青年终于舍得给他一个眼神,附送嘲讽度只有50%的微笑:“不能。” 

画面转回交易现场。 

金发男人走出大楼后,松了口气似地扯开领带。他拉出衣领里别着的小型对讲器:“安全拿到病毒,警报解除,收网。” 

对讲器里传来整齐的几声:“Yes,Cap!” 

等候在车边的黑人小哥笑嘻嘻地看着他们:“Steve,奥斯卡欠你一座小金人。” 

“别取笑我了,Sam。”金发男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把箱子递给他。原本梳得服服帖帖的头发被弄乱了几分,腼腆的笑容令之前那种阴郁一扫而空,像个普通的邻家大男孩。 

“配合得不错呀,James,辛苦了。”Sam又对棕发青年说道。 

青年没有搭话,沉默地坐到副驾驶座上。 

Steve用胳膊肘怼了怼Sam,小声地问:“他是哪个部队的?你是没看到,那身手,超快!” 

“Nat从特别行动组借来的,据说是他们组里格斗的第一名。” 

“他会在我们这儿待多久?” 

“怎么,看上人家了?” 

“胡说什么呢!”Steve立刻反驳,可回想起刚才他蜷在自己怀中的温暖触感,表情又心虚了几分。 

“不是很正常么,”Sam没看出Steve的不自在,“这样的人才谁都想要,听说他对枪械比Nat还精通……千万别告诉Nat是我说的。” 

“哦……”原来Sam是这个意思,想太多的Steve反而更难为情了。 

“不过想也没用,借借还行,那边的长官不可能放他调过来,也许帮我们做完这次任务就会归队吧。” 

“是吗……”Steve说不清自己是舍不得还是怎么,情绪一下子就低落下来。 

“嘿,兄弟们,”James趴在车窗上冲他们喊,“咱能收工了么?” 

与刚刚生人勿近的高冷气场截然相反,此刻的James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活脱脱一个小太阳,明媚的模样叫Steve直接看呆了。 

见Steve没有反应,Sam也一副惊呆的样子,James后知后觉地解释道:“啊,别见怪,我出戏比较慢……对了,你们可以叫我Bucky。但是说真的,我们能走了吗?我快饿死了!” 

Steve抢先坐上驾驶座:“我也饿了,为了庆祝今天行动顺利,我请你吃大餐,我知道一家很棒的餐厅。” 

听到有大餐,Sam笑起来,向后座走去。

然后,他就眼睁睁地看着车子从他面前,开走了。 

“WTF?!” 

—END—

————————————————

Sam不哭,走,我请你吃大餐。

————————————————

修改了一下,应该表达清楚了www

祝大家平安夜、圣诞节快乐!❤❤❤ 
 
—————————————— 
 
无料《Gift》和《礼物》还有五份,包邮送掉算啦,数量不多,就不找代理了。 
想领的小宝贝儿直接留言,看到自己是前五个留言,并且符合条件的,就可以私信我地址了。 
 
领取说明: 
1、《Gift》、《礼物》不拆送,《礼物》是pwp,未成年请不要领。由于现在比较敏感,私信地址时,请提供有效身份证号证明已成年。 
2、根据预估的印刷时间,大约12.29号-1.2号之间寄出,请确认好收货地址。 
3、快递只发中通,不可指定。 
4、包装为泡沫纸袋+快递的文件袋,没有飞机盒,介意慎领。 
 
 
—————————————— 
爱你们=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