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两茶

一个安静码字的小号

【盾冬】政治家(20)(AU)

首章:01

前文:19

————————————————

诸君,你们看看我的头像,是不是很甜=v=

——————————————————

《政治家》20

赶来的警丨察把在大楼外徘徊的绑匪一网打尽,这些人很快供出其行动是受Brody指使。

出了这么大的事,Brody的家族也兜不住,更何况他根本没有向家里报备过,他们毫无准备。

Brody再三强调他没有安装炸弹,只是想从Bucky口中套出Rogers的把柄,他指出这些都是Zemo的建议。

于是Brody的家族动用关系,立刻拘留Zemo。这次事故造成Steve Rogers重伤,Rogers家族的愤怒可想而知,只有让Zemo担下全部责任,才可能保住Brody。

Zemo被带走前,还在向老Rogers先生——即Steve的父亲——求助,称自己遭到诬陷,全部是Brody的阴谋云云。

老Rogers先生对Zemo的哭诉不置可否,他还有更要紧的事:“我得回去看儿子了。”

他回到医院,说服熬了一宿的夫人去休息。

Steve还在重症监护室里,他的生命体征尚属稳定,却仍未清醒。棕发的男孩趴在玻璃外,身上青青紫紫的伤痕不计其数,他却浑然不觉,只眼巴巴地望着里面。

陪老板前来的Natasha轻咳一声:“那就是Bucky,Steve资助他读书,Brody似乎误会了他们的关系,想拿这件事作文章。”

“我知道,”老Rogers先生道,“据说他一个字都没有说。”

“是的,Bucky是知恩图报的好孩子。”Natasha想为Bucky争取一点印象分。

“Nat,介意让我和他单独聊会儿吗?”

“好,我去外面。”虽然有点担心,但Natasha只能照办。

老Rogers先生走到Bucky旁边:“Nat告诉我,在救护车赶到之前,你帮我儿子做了正确的紧急处理,这对挽救他的生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谢谢你,小家伙。”

Bucky转过头来,他脸上的淤青未散,清澈的眼眸却亮得惊人:“也谢谢您之前派人保护我。”

老Rogers先生一愣。他了解的情况远比Steve和Natasha以为的多,不过显然,这孩子了解的情况也远比他们以为的多。

他笑了一下,坐到走廊的长椅上:“我家小子倔得很,从来不肯听我的话,上次我让Zemo继续做他的助理,他居然答应了,吓我一跳。我想了很久,究竟做了什么能叫他让步……大概是因为我提到会保护你。”

这是Bucky不知道的,听到这个,他很高兴。

“Steve没在我面前提过你,”老先生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儿子,眼中透出慈爱,“他打小就这样,越是喜欢的东西就藏得越深。既然你肯为他以身犯险,就说明不是我儿子一头热……你才这么小,想过你会给他带来什么吗?”

“幸福、快乐、一生的陪伴,”Bucky坚定道,“还有一个全心全意为他着想,没有任何私心的智囊。”

“哈哈哈。”老Rogers先生忍不住大笑出声。

这孩子果然聪明得很,他说的这些,正是身为“Steve的父亲”和身为“Rogers家族的人”希望Steve能得到的。

“我是认真的!”Bucky急道。

老Rogers先生渐渐止了笑声,他站起来:“Brody家的老狐狸都能容忍他那个窝囊废儿子,我当然也能容忍我的Stevie。这臭小子老说我古板,我偏要叫他吃惊……嗯,暂时别告诉他,让他忐忑几年再说。”

“谢谢爸爸!”Bucky露出甜笑,扯到嘴角的伤口,顿时疼得龇牙咧嘴。

老人家被噎了一下,板起脸道:“我希望你明白,我对你接受程度仅限于‘能够容忍’。”

“没问题,爸爸!”Bucky全不顾对方的臭脸色,得寸进尺道,“帮我们说服爷爷嘛,爸爸。”

“闭嘴,”老Rogers先生被吵得头疼,“别指望我,靠你们自己!”

“哦——”Bucky嘟着嘴,尾音拖得老长,活像被欺负了似的。

老Rogers先生哼了一声:“等那小子醒了再通知我。”

“好的,爸爸再见!”

“不许叫我‘爸爸’!”

Natasha过来时,表情很古怪:“你对老板说了什么?”

Bucky眨巴着眼睛:“没说什么呀。”

“他叫你去探视Zemo,看看Zemo在这件事里扮演什么角色,”说完,Natasha的表情更古怪了,“他怎么会叫你去做这个?”

“大概是因为我聪明吧?”

Natasha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挑眉道:“看来现实比某人想的要美好多了。”

Bucky嘿嘿一笑,不作答,他又看了眼还在昏迷中的Steve,决定先去会会Zemo。

Zemo得知要见他的人是Bucky,不可谓不惊讶。

“待的还习惯吗?”Bucky嘴角带着笑,小腿在椅子下晃呀晃。

Bucky的态度让Zemo心中大定,对方似乎并没有怀疑他:“Bucky,你要相信我,我没有理由出卖Rogers先生,Brody只是想找个替罪羊。”

“那怎么偏偏会找你?”Bucky面露不解。

“因为上次我们一起给Brody下套,你忘了吗?我们都得罪过他。”

“有点道理,”Bucky点点头,这使Zemo松了口气,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Bucky接着说,“可是我在你的手机里找到了控制炸弹的软件。”

Zemo终究是看轻Bucky的,他以为对方已经上钩,不自觉地降低了戒备,听到Bucky的话,条件反射地回道:“不可能,我已经删……”

还没说完,他便意识到这是Bucky在套他的话。

Bucky拿出录音笔,笑得一脸无辜:“原来删了,难怪我没找到,不过有这句证词就足够……所以,为什么想要我们的命?”

“不,我只想除掉你,Rogers先生是意外,”Zemo狡辩道,“你是Rogers先生最大的污点。一个漂亮的可怜的男孩儿,想想看,媒体会把Rogers先生写得多肮脏?他们会挖出你们的一切,然后添油加醋,他们才不会管你们有没有在一起,什么时候在一起,你住进Rogers先生家的第一天便是他们认定的日子……‘狎丨童’,只要打上这种标签,Rogers先生的职业生涯就完了。”

“看来你还是不肯说真话,”Bucky不耐烦再伪装,他沉下脸,声音冷冰冰的没有起伏,“你以为这么说就能得到Rogers家的原谅,令他们出面保你?可惜,Zemo,你在咖啡店前的举动被Steve的当事人看得一清二楚。”

Zemo闭上眼睛,他总算明白,Bucky来此不是为了听他解释,Bucky需要的证据,早已拿到,而自己的供词,刚才也被套出来了。

反正已无生机,Zemo干脆和盘托出:“没错,我想要你们俩的命,准确的说,我想要Steve Rogers的命。我故意把时间提前,好让炸弹在Rogers赶到的时候爆炸,没想到你们还是逃出来了。”

Zemo利用Brody设下这个局,只要Steve死了,盛怒的Rogers家族绝不会听Brody的辩解,届时两家相斗,他便可置身事外。可他没料到Bucky能自己挣脱束缚,省去了Steve闯入敌营的工夫,否则他设置的时间应该是刚好的。

“Steve做了什么让你这么恨他?”Bucky的愤怒再也抑制不住,一把抓住Zemo的衣领。

Steve以命相护的决绝,Bucky不敢去回想。他甚至记不清自己是怎样颤抖着为Steve急救,他从来没有那般恐惧过,手抚在Steve颈侧不敢放开,好像这样就能守住那虚弱的脉搏。

Bucky无法理解,亦无法原谅。Steve那么好,为何会有人想要他死?

“我们这行不能随便跳槽,既得不到新老板的全部信任,还容易遭到旧雇主的记恨。Rogers本来是个不错的上司,但由于你的事,他对我产生隔阂。小Rogers不信任我,老Rogers又不许我离职。如此下去我永远出不了头,只有小Rogers死了,我才能名正言顺地换个老板。”

Bucky不可置信地盯着Zemo。

居然是为了这种理由,竟然,就只是这样而已。

听到这里,Bucky反而冷静下来,他放开了Zemo。

离开前,Bucky对Zemo说道:“你错了,Steve不信任你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你不择手段、急功近利,跟他根本不同路。”

剩下的话,Bucky并未和Zemo说,没有那个必要——他不仅不是Steve的软肋,相反,他会成为Steve的盾。

 

—TBC—

后文:21

——————————————————————

赶slo死线赶到肝要爆了。番外目前进度3/10,给我家空宝看了,她说好吃,我不管,空宝说好就是好,不接受反驳(哼唧)

最后写出来,大概会有3w字左右,老实说,我有点方……


评论(37)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