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两茶

一个安静码字的小号

【盾冬】政治家(24)(AU)

首章:01

前文:23

————————————————

亲完小嘴,该同个小床了。

车?不不不,没有的,不存在的,这是个纯洁的pwp前传(啥?)

————————————————

《政治家》24

这本是一个完美的生日——不算后半夜的那场暴雨的话。

纽约的初春很少会下这样的瓢泼大雨。阵阵轰鸣的雷声夹杂闪电,把天幕撕开无数条硕大的口子,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打在地上,溅起一层层水雾。

Bucky在第一道雷响起时就惊醒了,他睁开眼,看到房间被闪电的光照得惨白的模样。

他如同被雷电击中一般,身体瞬间僵硬,冰凉的手指颤抖地抓紧被子边缘,迅速包紧自己,从头到脚。

轰隆隆的闷雷在Bucky耳内蜂鸣,他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火海。只有床铺里是安全的,正如当年父母夹住他的怀抱。

他知道自己应该去开灯,有亮光他会好受很多;他知道自己应该去拿手机,转移注意力有助于减轻恐惧;他知道自己应该去叫Steve,在Steve身边他便不会怕了……但是他不敢。

火焰似乎包围了他,被子则是保护他的结界,他一寸也不敢离开。

Steve、Steve。

Bucky在心里默念恋人的名字,这给了他一些勇气,他悄悄从被子中探出头,灰绿色的大眼睛紧紧盯住房门的把手。

冲过去、冲过去。

Bucky把被子掀开一条窄窄的缝隙,打算一鼓作气,跑到Steve房里去。

别怕、别怕。

Bucky给自己打气,可他太紧张了,过度呼吸使他心率失常、双腿发软。Bucky咬住嘴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去找Steve、去找Steve。

就在Bucky将要付诸行动之时,门开了,灯也亮了。

Steve站在门口,如天神降临,带来光明。

而在Steve的角度,他看到的是一只蒙圈的小鹿:“Bucky?”

“Steve……”Bucky一出声才发现自己带上了哭腔,于是匆忙摸去眼角的水光。

Steve心疼坏了,他抱住Bucky,一遍遍轻抚小家伙的背脊,密集的亲吻落在Bucky头顶:“没事的,Bucky,我在这里。”

“再抱紧一点。”Bucky枕在Steve肩头,终于感觉到一丝温暖。

Steve依言收紧臂弯。

Bucky被勒得疼了,但这疼痛让他清醒,让他觉得安全。没有爆炸、没有火。只有Steve,他最爱的Steve。

“Steve……”

“我在。”

Bucky伸出胳膊,环住Steve的腰:“我不是胆小鬼。”

“我知道,”Steve亲吻着Bucky的额头,“不会有比你更勇敢的人了。”

“可是我怕打雷。”Bucky小声道。

这是Bucky从未对别人提起过的,因为如果对方追问原因,他便会再次回想起那场惨剧,然后像只被钉在解剖台上的青蛙一样,动弹不得。

Bucky不清楚为何他能够告诉Steve,而且如此轻易地就说了出来。他忐忑地等待着Steve的反应。

Steve什么也没问。

“我也怕,”Steve这样说道,他抱起Bucky,回到自己的房间,“一起睡好吗?有人陪着可能会好一点。”

有你陪着才会好——Bucky默默地想——室友之类的外人可没用。

Bucky躺在Steve怀里,眼睛死死盯着窗外。

Steve既没有嘲笑Bucky,也不劝其停止这种无意义的行为。他只是握住Bucky的手,与之十指相扣,不时用亲吻安抚神经紧绷的恋人。

这无声的陪伴使Bucky逐渐放松,眼中的警惕淡去,重新浮现出困意,但他依然执拗地睁着双眼。

这时,Steve试着低声同他说话,絮絮叨叨地聊一些琐事。好在Bucky不抵触交谈。

起初,Bucky还能回应两句,慢慢的,他回答的声音越来越小,眼皮也缓缓合拢,最终沉沉睡去。

除去Bucky没有印象的那次醉酒,自十一岁以来,这是他头一次在雷雨夜里,安然入睡。

Steve掖好被角,怜惜地拢了拢Bucky落在鼻尖的碎发,用唇语向他的宝贝道晚安:“好梦,亲爱的。”

 

Bucky的恐雷症在好转。

Steve拜托Natasha给他弄了个软件,连接到Bucky的手机定位,即使他不在Steve身边,只要其所在地是雷雨天,软件就会提醒Steve。

接着,Steve便给Bucky打电话,整夜整夜地与他聊天。Steve知道,Bucky的室友搬出去和女朋友租房子住了,Bucky再也不用躲到楼道去接电话。

Bucky拒绝过——Steve还要上班,需要充足的休息。

可Steve不听。若Bucky不接电话,他就发短信,每隔三分钟一条,从工作趣闻到网络笑话,不管Bucky回不回复,他都能发一整夜。

直到Bucky愿意接通为止。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比你更倔的人。”Bucky的声音颇为无奈,但可听出他的情绪还算稳定。

“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我的宝贝,”Steve笑道,“我会缠你到下辈子的。”

Bucky哼了一声:“求之不得。”

就这样,Bucky想了无数办法都不能克服的对雷电的恐惧,在Steve贴心的陪伴下,渐渐淡了。

不是说从此梦魇就不会出现,只是Bucky不用再孤身一人去面对它。他有庇护、有港湾,故而就算因噩梦惊醒,也可迅速恢复镇定。

半年后,那个软件功成身退。即使窗外雷声大作,Bucky仍能不受其扰,如常地与Steve道晚安,如常地入眠。

那个时候,Bucky已经提前从本科毕业,开始攻读硕士学位。而Steve也在11月的中期选丨举中成功当选为众丨议丨员,正式开启他的政治生涯。

对家族而言,Steve的当选是理所当然的事,他们举办的庆功宴与其说是为Steve庆祝,还不如说是借机与盟友联谊的噱头。

Rogers夫妇则是真心实意的高兴,他们很清楚,儿子不是靠家族的力量才赢得选丨票的。第二天,Rogers夫人准备了丰盛的晚餐,让Steve带Bucky回来吃饭。

席间,Rogers夫人对Bucky的关照远超Steve。Steve自然不会有任何不满,父母对Bucky的喜爱程度比他想象的还要高,这是好事,以后公开关系时,他们应该不至于无法接受。

当晚,两人在Steve父母家留宿。

客房早被当作储物室使用,住不了人,Rogers夫人为难道:“Bucky,你能和Steve挤一挤吗?”

“没问题。”Bucky乖巧点头。

老Rogers先生在夫人和Steve看不到的地方,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

Bucky笑而不语。

躺在见证Steve成长的房间里,Bucky莫名地有些激动,他撑着胳膊,对身旁的Steve道:“来做吧!”

“什么?”Steve一时没反应过来。

下一秒,Bucky放到他月夸下的手清楚地告诉他Bucky的意思。

Steve差点从床上弹起来:“不不不……不行!”

Bucky愣了一下,他盯着Steve的裤丨裆,沉默片刻,继而郑重其事地说:“亲爱的,要是伤到了那里,就去看医生,不能讳疾忌医。”

“没有。”Steve木着脸回道。

“那……是天生的?”Bucky的神情微妙起来,但他很快释然,“没关系,现在的医疗技术很发达,我相信能治好的。”

“不,它很健康,非常健康。”Steve必须为自己正名。

Bucky可以说是出离愤怒了:“到底是为什么?”

“你还没有成年,我不能……”

Bucky义正言辞道:“两个相爱并且正在交往的人结合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Steve沉思许久,与自己作艰难的斗争:“如果你坚持,我只能……”

“不!”Bucky突然想到了什么,慌忙说,“我不坚持了……我不要分手。”

“分手?天呐,Bucky,我不会跟你分手,绝不!永远不!”

听到这句,Bucky的脸色稍好了一点儿。

Steve握着Bucky的手,认真道:“我得承认,Bucky,我对你有谷欠望。不过在你成年之前,我不能对你做什么,这是原则。要是你坚持,我想我是把持不住的,只好在事后去自丨首。”

“那就再等四个月好了”,Bucky皱了皱鼻子,不高兴地说,“到时候榨丨干你。”

Steve把他搂进怀里:“好……千万别客气。”

 

—TBC—

后文:25

评论(44)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