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两茶

一个安静码字的小号

【盾冬】初恋(AU)

《政治家》的番外

————————————————————————

《初恋》

Bucky成为助理的初期,有很多要学、要接手的东西,繁忙的工作让他无暇去健身房。

失去这唯一的客人,其他教练再次对Sam发难。反正Sam也不想在这里工作了,便顺势辞职,和小伙伴一道,另谋去处。

就在他们准备去找新工作的时候,Steve向他们伸出橄榄枝。

Sam正直、勇敢,这些都是Steve欣赏的品质。当初Bucky被绑架,Sam在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说明他非常机警。Steve新生的团队,正需要这样的人才。

Steve在一间酒吧包下包厢,欢迎Sam及其好友的加入,在座的还有Bucky和Natasha。

因之前的绑架事件,Sam早看出Steve和Bucky关系不寻常,但他没想到两人会在他面前毫不遮掩,Sam认为这是信任自己的表现,很是感动。

天真的Sam Wilson此时尚且不知,往后他会为他们这种写作“信任”读作“秀恩爱”的行为头疼不已,时不时就得帮他们打点小报记者,收拾烂摊子。

Bucky坐在Steve身边,眼巴巴地看着他手中的酒杯。

“不行,Bucky,”Steve不问也知道Bucky在想什么,“你不能喝。”

Bucky泄气地抱着果汁,拿出拼酒的架势豪饮:“Steve,好好干,争取早日改变这条操蛋的法规。”

“更改法律没那么容易。”Steve的无奈中亦透着宠爱。

“所以重点在这儿?”Natasha挑眉,“你不纠正Bucky的‘language’吗?”

“Bucky说什么了?”Steve一脸迷茫。

Bucky也无辜地眨眨眼:“Nat姐姐,你听错了。”

Natasha微微一笑,安静喝酒。

今天聚会的主要目的是帮助Sam他们融入这个团体,因此大家谈论的主题都很随意,不知怎么的,就聊到了Steve和Bucky的恋情上。

“说真的,我很佩服你们的勇气。”Sam忍不住说。以Steve的职业来讲,和Bucky在一起会承担很大的风险,而Bucky也要承受不小的压力。

“我曾经犹豫过,还为此害Bucky伤心,”Steve坦白道,“之后我们经历了一些事……最终发现,应该活在当下,跟着心走。”

Bucky与他相视一笑,两人的手在桌子下悄悄地十指相扣。

“我佩服你们的是,”Natasha感慨地说,“一天至少二十三个小时都在待在一块儿,居然不腻。”

“怎么会腻?剩下的那一个小时我们也不想分开。”Bucky遗憾道——工作里难免有需要分头行动的时候。

Natasha有些好奇:“你们就不会吵架吗?毕竟你俩的性格南辕北辙。”

“吵架?一次也没有,我们相处得可好了,”Bucky略带得意地说,“我跟Steve连星座都是最配的。”

“行行行,你们天生一对。”两人甜蜜的神情看得人牙疼,Natasha后悔提起这个话题了。

“初恋嘛,当然美好,”Sam喝了口酒,“能和一个人从开始走到最后,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

Steve的笑容刚刚绽出,就被Bucky一盆冷水泼下——

“‘从开始到最后’没错,不过Steve不是我的初恋,”Bucky认真道,“虽然我没有和那个人恋爱,但他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

比起Steve,Natasha更惊讶:“你不是十五岁就喜欢上Steve了?在这之前……”

Bucky露出“你们见识太少”的表情:“现在小学生都会泡妞了,十五岁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早恋’。”

“好吧好吧。”

Bucky去洗手间时,Natasha用胳膊肘怼了怼Steve:“小可爱的初恋不是你,难过吗?”

“八成是同桌的双马尾小姑娘之类的吧,我没有幼稚到计较小孩子的过家家。”

“啧啧啧,‘双马尾’这种细节都脑补出来了,看来你相当在意嘛。”

“没有,我就是随口一说。”Steve镇定微笑。

“Steve,”Sam指了指布满裂痕的酒杯,好意提醒,“杯子快被你捏碎了。”

Steve真的不在意吗?怎么可能!

Bucky喜欢过别人,这个冲击令他一时吃不消——当然,Steve心里明白,这是很正常的事——可他就是无法说服自己冷静。他从Bucky十二岁起就一直关注着Bucky,从没听说过Bucky喜欢谁。

到底是哪个小混蛋?是那个总爱在放学路上堵住Bucky的瘦高个儿?还是那个偷偷往Bucky书包里塞糖的牙套妹?

Bucky回来时,感觉到Steve周身的低气压,奇怪道:“怎么了?”

“没什么。”Steve强颜欢笑,他可不想让Bucky知道自己正吃着当年某个小屁孩儿的醋。

Bucky坐回Steve旁边,像是想到了什么,扭头问他:“你喜欢过除我以外的人吗?”

“没有,”Steve老实交代,“你就是我的初恋。”

Bucky粲然一笑,撒娇地环住Steve的腰,安抚痛饮陈年老醋的恋人:“噢,甜心,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看着Bucky的笑容,Steve心头一松,不再纠结那些有的没的。就如他自己所说,活在当下。

他们这边腻腻歪歪,其余人直呼受不了,飞速揭过这一页,聊起别的事。

 

Bucky十九岁的生日,是在飞机上过的。他和Steve去悉尼参加了一个国际会议,刚结束就要转站伦敦,赴一位大人物的宴会。

这是Bucky头一次没在生日当天吃到蛋糕,Steve为此十分愧疚。

Bucky倒是一点儿也没放在心上,见周围的人都已入睡,谁也没看向这边,便凑到Steve耳边,悄声说:“亲我一下,就原谅你。”

Steve毫不犹豫地吻住Bucky的嘴唇。

或许是补偿,或许是水到渠成,Bucky二十岁生日时,不仅吃到Steve亲手做的蛋糕,还收到了一份叫他惊喜不已的礼物。

Steve捧着精美的丝绒盒子,单膝跪在Bucky面前:“亲爱的Barnes先生,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上帝……”Bucky捂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Bucky想表现得淡定一些——他们如此相爱,这不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吗?

他想说“这套路太老”,“现在领证太招摇”,或是“爷爷还不肯给我笑脸呢”。

可他最终说出口的,只是一句带着哽咽的——“我愿意。”

Bucky收下了戒指,但他表示要等爷爷点头,才能去民政局:“我们的婚礼上应该全家出席,一个也不能少。”

“好。”Steve吻了吻Bucky的额头,郑重承诺。

自从去年祖父突然来他们家做客,发现他和Bucky真正的关系,就再没给过Bucky好脸色。

不过两人依然对未来充满希望——在Steve的努力下,祖父虽不愿同Bucky谈笑,至少不会对他横眉冷对了。

尤其在得知Bucky曾多次化解针对Steve的袭击后,疼爱孙子的老人越来越有态度软化的趋势。

为避免不必要的关注,Bucky没有将戒指戴在手上,而是串上绳子挂在颈间,装戒指的绒布盒子则收到他的“宝物箱”里。

这个箱子快装满了,Bucky决定换个更大的。

他找来新箱子,将他的宝物们一件件移到“新家”里面。快整理到箱底时,露出一件破旧的外套。

Bucky把它洗得很干净,可它有太多焦痕和灼烧造成的破洞,因而还是显得脏兮兮的。

即使如此,这依然是Bucky最宝贝的收藏,它是Bucky的“初恋”留下的,那个人是他的救命恩人。Bucky小心地把它取出来,轻轻放进新宝物箱里。

当年的灾难中,那个人奋不顾身地冲进火海,用外套裹着他逃出生天。Bucky恢复意识时,对方已经离开了,他连恩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那个人抱着他的时候,Bucky看到过对方蒙着湿布的脸,然而那时他神智不清,看得模模糊糊,只记得一双深邃的蓝眼睛。那个人的眼神中满是坚定和无畏,令人无比安心,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Bucky的勇气来源。

说起来,他的Steve也是蓝眼睛。

Bucky颇为苦恼地想到:要是Steve以为自己是由于两人眼神相似才爱上他的,可怎么办?

——还是不要告诉他自己的“初恋”是谁了。


—END—

————————————————————————

进度报告~窝脱稿啦啦啦啦啦啦啦啦!!!!!肾和肝都要爆了qwq

待会拿去给鱼太校对,我去做特典了_(:з」∠)_

评论(33)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