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两茶

一个安静码字的小号

【盾冬】魔物 01(冰之魔物语AU)

Steve生日快乐!!!!!!!!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参加WB的超级话题联谊活动,我家空宝选了《冰之魔物语》,她画图我配文=v=

————————————————————————

《魔物》01

希尔德是一个偏远的小山村,这里出产的山货很有名,定时有商队来此收山货,他们会带来外面的商品,因而希尔德不算闭塞。

不过这里还有件更有名的东西。

离村庄不远,有一座常年缭绕着浓雾的山,山并没有多高,山顶却覆盖了皑皑的冰雪。

村民从不敢靠近那里,据说那座山里封印着“那个”。

即使多年过去,人类对魔物的恐惧已经消减了很多,可人们还是不愿提起“魔物”这个词,似乎只要说出这个词语,就会惹上不幸,因此他们常用“那个”来代替“魔物”。

七十多年前,魔物与人类之间爆发过一次激烈的冲突。战斗持续了近十年,双方均损失惨重,无数高等魔物被绞杀,也有无数祭司和圣殿骑士殒命。最终,魔物退回自己的领地,人类也重新迎来安宁。

现今,还有许多地区留有当年战争的痕迹,希尔德附近的那座山,就是其中之一。

 

一群小孩围坐在草垛边,听一个年纪大些的孩子讲故事。大孩子神秘兮兮地说到关于“那个”的传说,他只讲了个开头,就被另一个小孩打断:“是老人编来哄我们的吧?他们不想我们跑到山上去玩,才故意那么说。”

他不高兴地瞪那个小孩:“你凭什么这么说?”

“要是真的封印了‘那个’,土地就会受到污染,遍布毒蛇,就像海德拉一样。”小孩扬着脸说道,语气略带得意。这个小孩家里是做生意的,他跟着家里的大人去外面见识过几次,是村里为数不多的“见过世面”的孩子。

他这样一说,其余的孩子们纷纷认为有理,七嘴八舌地问他外边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被人抢走风头,讲故事的大孩子面子挂不住了,他高声道:“‘那个’又不止一种,海德拉的招毒蛇,咱这个招雾和雪,没什么不对……不然这大热天的,山上怎么会有冰?”

其余孩子又觉得他说得更有道理。

小孩反驳道:“‘那个’都是些穷凶极恶的玩意儿,所在之处寸草不生,人类无法靠近。那座山上的雾和雪对我们又没有影响,说不定只是奇怪的法阵。”

“我爷爷亲眼见过的!”大孩子频频被呛声,终于憋不住,把爷爷千叮咛万嘱咐叫他不要外传的事说了出来,“他年轻时不懂事,跑去山上看,‘那个’就在山顶的一个洞窟里,被封在冰里面!”

他话音刚落,就知大事不好。听见他的话,别的孩子立刻用惊恐的眼神看向他。

“天呐,他爷爷见过‘那个’!”

“难怪他爷爷死了……”

“一定是诅咒!太可怕了,他会不会也被诅咒了?”

大孩子憋红了脸:“胡说!我爷爷前年才过世,他都八十岁了,是寿终正寝!”

但是他们不相信,都后退着,离他越来越远,脸上均是害怕万分的表情。

大孩子委屈极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就在这时,一直靠在旁边的草垛上安静画画的瘦小男孩突然出声:“魔物就都是坏的吗?”

“啊!”有个胆小的女孩登时吓哭了。

“他说了那个词!”其他孩子亦是惊惧不已。

还是有胆子大些的孩子,他们笃定道:“‘那个’当然是坏的!”

“既然人分好人和坏人,魔物为何不能分成好魔物和坏魔物?”

“他又说了!”小女孩哭得更大声了。

“你们在害怕什么?”男孩觉得莫名其妙,“人类打败了魔物,我们是胜利者,为什么要去畏惧失败者?”

男孩瘦瘦小小的不甚起眼,说出的话却叫大家都愣住了。

“对哦……”小女孩抹了抹眼泪,呆呆地说。

大孩子见众人的注意力被转移走了,松了口气,他赶紧驱散大伙儿:“快到吃饭的时间了,咱们回家吧。”

对小孩子而言,没什么比好吃的更重要,他们一听,再不深究刚才的话题了,当即解散,各回各家。

男孩慢吞吞地收拾好画具,走在最后。他是今年刚搬来的,和这些孩子不是很熟,今天他碰巧在这里画画,才会遇上他们。

他为自己解了围,大孩子便对他生出几分好感,勾住他的肩膀,揉了揉那头灿烂的金发,亲热道:“谢了,Rogers。”

“什么?”

“没什么,不过我好心劝你一句,不要把‘那个’挂在嘴边。你身体不好,或许就是因为‘那个’的诅咒。”

“如果只要说出‘魔物’这个词,就会受到诅咒,那么魔物到底有多强大?人类又怎么可能战胜如此可怕的敌人?”

大孩子被问住了,不知该怎样作答,他气鼓鼓地嘟囔了一句“果然是怪人”,扔下男孩自己走了。

男孩的家位于半山腰,离村子还有一段距离。

他刚推开家门,便闻到了炖野菜的香气。

“你回来了,Steve。”白发的老人揭开锅盖,香味更加浓郁了,狭窄的屋内充满食物的香气。

“是的,舅舅。”男孩放下画具,乖巧地摆好碗筷。

男孩名叫Steve Rogers,和身为医生的舅舅Abraham Erskine相依为命。

体弱的Steve时常生病,去年的一次高烧差点儿要了他的命,虽然他幸运地活了下来,但失去了以前的所有记忆。

Steve的身体恢复一些后,Abraham带他搬到这个山清水秀的山村定居,希望这里的环境能对他的健康有所助益。

吃饭时,Steve对舅舅问出了那个困扰他的问题:“魔物里就连一个善类也没有吗?”

Abraham被汤噎住了,咳了好几声:“你怎么想起问这个?”

“听村里的孩子们说的,”Steve搅了搅碗里的炖菜,“他们很怕魔物。”

“那场世纪之战太惨烈,人们心里有阴影实属正常。然而凡事都不会有绝对,人有善恶之分,魔物也有好战和不好战之别。”

Steve满意了,这和他想的差不多。舅舅见多识广,说的话自然比那些小孩子的可信。

“魔物与人类的差别其实没有人们想的那样明显,我听说有爱好和平的魔物生活在人类的城镇中,只要他们不使用魔力,就不会暴露……唔,这个可不能对别人说,Steve。”

Steve点点头。

人类中可能混入了魔物——这种事若是被村人知道,定会吓破胆。

Steve又问起另一件事:“那座山上真的封印着魔物吗?”

“传说是这样。”

“他做了什么坏事?”

“没有。”

“什么?”Steve惊讶地看着Abraham。

Abraham半合上眼,沉静道:“据说他不喜欢战争,也没有参战,隐居在一处山谷里,直到一群祭司找到他……他被封印,只是由于,他是魔物。”

“太过分了!”Steve对此非常气愤,深深地同情起那个魔物来。

Abraham对此并不意外,Steve向来是个能站在对方立场上思考的好孩子。

试想,若是一个人类好好过着自己的日子,没招谁、没惹谁,只因为“是人类”,就被魔物抓去关了七十年,任谁都会感到愤怒并同情那个人的。

当天夜里,Steve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想起大孩子的话——有人见过被冰封在山上的魔物。

冰之封印。Steve在书里读到过这种法术,它的内部结构非常稳定,能牢牢锁住魔物,维持上万年而不崩,从外面却不难破解,而他恰好知道解法。

Steve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三天后,他找齐需要的工具和材料,趁着夜色来到山脚下。

这座山终年被雾气缠绕,能见度很低,Steve走得十分小心。但他很快发现,这山上其实没什么危险,山路平坦,也没有奇怪或有毒的植物,个头最大的动物就是鹿。这更坚定了Steve救人,不,救魔的决心——魔物会改变封印地的环境,这里的一切都说明这不是个坏家伙。

Steve爬到山顶,一眼就看到了被冰雪盖住一半的洞窟。他凿出一个缺口,顺利进入其中。洞窟不深,硕大的冰墙立在石壁前,细看之下,冰墙中隐约有个人影。

昏暗的光线不足以让Steve看清这个魔物的长相,可Steve本能地感觉到亲切,有种迫切想要见到对方的心情。

他拿出准备好的道具,在冰墙上画了个逆向的法阵,然后撒上火山岩磨成的粉末,催动法阵。

渐渐的,冰墙上出现一道道裂纹,“咔咔咔”的破碎声越来越响,终于“轰隆”一声,封印彻底崩塌。

冰屑和烟尘激得Steve睁不开眼睛,他剧烈地咳嗽着,感觉自己的哮喘又要发作了。

忽然,一阵风吹过,将那些细小的颗粒卷到洞外。

“你是谁?”

沙哑的声音中满是杀意,Steve却一点儿也不怕,他抬起头,对上一双灰绿色的眼眸。

这是个年轻的男性魔物,可能是因冰冻的关系,他看上去完全不像过了七十年的样子,尤其现在他没有使用魔力,和普通的人类青年无异——就是比普通青年俊美许多。

在看清Steve的脸后,魔物似乎有一瞬间的恍惚,杀意收敛了不少。

Steve吞下缓解哮喘的药丸,舒了口气。他挺直背脊,对刚刚得到自由的魔物说道:“我叫Steve Rogers,是救了你的人。照你们的规矩,你应该为我做十年仆从。”

Steve并无要奴役这位魔物的意思,只是需要一个约束的契约,确保他不会伤害无辜的人。

而且,不知为何——Steve想将他留在身边。

 

—TBC—

——————————————————

后文:02

评论(12)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