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两茶

一个安静码字的小号

【盾冬】魔物 02(冰之魔物语AU)

前文:01

————————————————

《魔物》02

四周温度骤降,Steve冻得打了个哆嗦,但他仍挺直背脊,毫无畏惧地盯着眼前的魔物先生。

“竟然知道我们的规矩,”魔物短促地“嗤”了一声,似乎在笑,又似乎没有。他抬起左臂,魔纹流转,冰蓝色的光晕在手臂散开,“那你也应该知道,只要杀掉你,契约就不存在了。”

话音刚落,魔物已逼近Steve,左手掐住Steve的脖子,手掌接触到的皮肤立时覆上薄冰。

要害受袭,Steve却一点儿也不惊慌——对方那双美丽的灰绿色眼睛里,没有丝毫杀意。

他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肯定的——“你不会杀我。”

这句话显然冒犯了“凶恶的魔物”,魔物先生掌下加重力道,仿佛打算捏死这胆大妄为的臭小子。

Steve的呼吸愈发困难,眼见就要缺氧,魔物冷哼一声,松开手。Steve大口喘气,胸腔有些闷疼,好在没有犯病。

魔物面无表情地看了会儿瘦弱的Steve,眼神中带着一许嫌弃:“你根本活不了十年。”

Steve一愣,旋即露出大大的笑容:“我会努力活久一些的。”

魔物先生并没有在意Steve的话,要是这小子早死,他就提前自由了。

Steve带魔物离开山洞,朝村子走去。

山顶的冰融化了,变成清澈的雪水,流进小河里。云雾散开,明亮的月光照在山路,像撒了一层薄薄的银粉。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Steve没听到魔物的回答,困惑地回头看去,只见魔物先生正把项链塞回衣服里:“Bucky,我叫Bucky。”

“姓呢?”Steve没有逼问的意思,他只是单纯的好奇,“你们有姓吗?”

“不能告诉你。”

Steve表示理解——对有些魔法生物而言,名字是具有魔力的,因此不能轻易说出全名。

“那我就叫你Bucky好了,你可以叫我Steve。”

魔物走到Steve前头,把拦路的枝丫折断,这些枝条刮破了Steve的袖子,在其细弱的胳膊上留下了不少血痕。Steve本人没在意,但魔物先生觉得碍眼。

“魔物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你们真的吃人吗?”Steve兴致勃勃地问。

“人不好吃。”

“那你们是住在沼泽里吗?等着抓住路过的行人溺死?”

“沼泽里不舒服,而且魔物的领地没几个行‘人’可抓。”

一路上,Steve絮絮叨叨地问魔物的情况,又絮絮叨叨地说村子的情况,他还为Bucky编了个身份——迷路的旅人——好应对村里的居民。

“不能使用魔力,会暴露身份……事实上也没有什么需要用到魔力的地方,还有,不能伤害……”

“闭嘴。”忍无可忍的魔物先生狠狠瞪了Steve一眼,可终究没有用上禁声魔咒。

Steve眨眨眼,乖乖地不说话了。

噢,他的错,Bucky刚脱离冰封,一定还很疲惫,他不该在这种时候喋喋不休。

到了自家小木屋前,Steve先观察了一会儿,家里静悄悄的,显然Abraham还在熟睡,没注意到外甥偷溜出去过。Steve这才领Bucky进门,到自己房间。

魔物先生对这做贼般的行为非常不满,可看到Steve小心翼翼的模样,他仍是配合地放轻了脚步。

Steve的房间很小——整个木屋也不大——他换上新床单,拍了拍被子,希望它能看上去舒适一些。

“Bucky,你睡床,”Steve搬出另一套被褥铺在地上,“我打地铺。”

Bucky很怀疑,要是这小子在寒凉的地板睡一夜,会不会发烧?不过Bucky没说出来,不想让这个人类误以为自己很关心他。

Steve的木板床太窄,魔物先生躺在上面,身都不能翻。Steve忐忑地看着他,见他没有抱怨,开心地笑道:“晚安。”

Bucky闭上眼睛,头有点疼,他做了个深呼吸,忍耐着不适。

他不想说话,Steve便不去打扰他。Steve又看了看魔物先生俊美的脸庞,心满意足地钻进被窝。

当Steve睡着,Bucky才睁开眼,头疼扰得他无法入眠,他看向Steve,眼中波澜不惊。

魔物的契约是建立在实力基础上的,Steve绝对没有成为他“主人”的实力,Bucky根本没拿那见鬼的“契约”当回事,他会待在这里,一方面是对这个不怕死的小鬼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另一方面是因为——也是最重要的原因——他失忆了。

或许是长年冰冻的后遗症,此刻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抽疼不已,什么也想不起来,就连“Bucky”这名字是否属于他,他都不确定。他看到自己佩戴的吊坠背面刻有“To my Bucky.S”,于是说出了这个词,至于姓,就不得而知了。

地板上传来的窸窸窣窣的声音打断了Bucky的思绪。山区的夜晚温度很低,Steve无意识地紧了紧被子。

Bucky“啧”了一声,把Steve搬到床上,自己坐在窗台,望着月亮出神。身在人类聚落让他不安,但除了这里,他无处可去。

 

第二天一早,Abraham外出给村人诊病,等他回来的时候,才发现家里多了一个人。看到Bucky,他愣了一下,却没有过于惊讶:“这位先生是?”

“他叫Bucky,是个,嗯,是个旅人,他遭遇了山匪,身无分文,又迷路了,到了希尔德……”Steve麻利地把编好的故事说出来,“我们能收留他吗?”

他紧张地观察Abraham的表情,生怕对方拒绝。

“噢,当然可以。”好心肠的医生这样说道。

Steve高悬的心落了地,他高兴地对Bucky说:“太好了,Bucky,舅舅答应啦,你可以住下来,住多久都行。”

Abraham眨了眨眼,他是这么说的吗?

Bucky点点头,一边说了声“谢谢”,一边解下围裙。他刚刚帮Steve做了午饭——那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身板颤颤巍巍地端起大锅的样子实在叫人忍不下去。他虽然记不起东西,可怎么做饭这种常识还是有的。

Steve尝了口汤,倒是有些惊讶,魔物先生的手艺意外的普通,不是说难吃,而是,跟人类的食物并无区别。

Abraham随口问了问Bucky来自哪里,准备去哪,Bucky都照Steve编的说了。

“我没有特定的目的地,只是想走走看看。”

Abraham 看着他:“可能有点冒昧,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可否请您多住些时日?”

“嗯?”

“Steve的身体不太好,不常出门,所以他没什么朋友,我希望……”

“舅舅!”Steve急忙打断Abraham,他可不愿Bucky误以为他还是个需要依赖大人的小屁孩。

Abraham笑了笑不说了,抓紧时间吃饭。今天有商队来村里,他打算去看看有没有好药材。

Bucky目送Abraham离开,心想小山村的人果然没什么心思,竟然如此放心地让自己这个陌生人和Steve独处。

Steve唯一的爱好是画画,每天下午是他固定的绘画时间。Bucky见他全神贯注地投入画中,便独自去了屋外。

这个小山村真的很宁静。他不记得以前的自己是怎么样的,但现在这样似乎也不错。

蓝天、白云……咦,天上那是什么?

一道弧线划过天际,直挺挺地扎进Bucky的怀里。

“主人!喵喵喵终于找您了!”小小的团子抱住Bucky嚎啕大哭。

Bucky把它拎起来。这是一只深红到接近黑色的生物,脑袋和身子均是圆溜溜,耳朵尖尖的,除了一对恶魔角,还有一双蝙蝠翅膀,这一切都说明它是魔物那边的生物。

“你是什么东西?”

小团子闻言,浑身一僵,红色的豆豆眼中顿时盈满泪花:“喵喵喵是您的侍从呀!”

Bucky戳了戳它的肚皮,指尖触碰到的地方泛起冰蓝色的光晕,光里流转着带有自己印记的魔纹。

“喵喵喵是吧?”见手里的团子猛点头,Bucky微微颔首,“说说看,我是谁?”

 

—TBC—

——————————————————

后文:03

评论(18)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