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两茶

一个安静码字的小号

【盾冬】魔物 04(冰之魔物语AU)

首章:01

前文:03

————————————————

《魔物》04

过了许久,Abraham抱着洗干净的喵喵喵出来了。沾了水的小团子细了一圈,软绵绵地趴在Abraham手中。

和许多猫一样,喵喵喵也不爱碰水,整只猫怏怏的,见到主人才精神了点儿,挣扎着要到Bucky那儿去。

晚些时候,Bucky找到和喵喵喵独处的机会:“话还没说完,他叫什么名字?”

喵喵喵的眼神飘忽着:“那位大人叫Captain。”

“Captain?”Bucky困惑道,“这里面哪有S?”

“S是那位大人的昵称啦,”喵喵喵用后腿抓了抓耳朵,眯着眼睛观察Bucky的反应,“除了您,他不让别人叫的。”

Bucky觉得难以置信,原来自己是会和恋人互起专属爱称的笨蛋情侣类型?

他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问起另一件叫他好奇的事:“既然你说我和他在隐居,那我们为什么会卷入战争?”

“这得从世纪之战的起源讲起了,”喵喵喵蹲在地上,娓娓道来,“以前,魔物四域和人类世界是互不相扰的,人类惧怕魔物,魔物也忌惮人类。直到一名魔物领主爱上了一个人类骑士,她想蛊惑骑士,把他困在自己的领地里,可骑士始终不为所动,领主只好放了他,骑士回到家中,发现妻小已因穷困死去,悲愤之下就将进入领地的方法告知了他的国王。”

“这就引发了战争?”Bucky无法相信那场世纪之战竟然是由这种桃色事件引起的。

“这是导火索。那个领主统治的族群以美丽著称,人类国王攻占了她的领地之后,掳走了所有年轻漂亮的魔物,他们将俘虏进行圈养和贩卖,并误以为所有魔物都是那样华而不实的类型,妄图侵占更多的领土。

“魔物们平时不怎么相互走动,那个领主的族群出事后很久,其他魔物都不知道此事。那位大人看到她被国王游街展示,发现了她的遭遇,于是召集领主会议,打算救俘虏们回来,并一起抵抗即将发生的侵略。

“不过有些魔物面上附和,其实对救援和保护别人的地盘不感兴趣,尤其是领地远离人类世界的那些,他们有自己的算盘,所以他们让那位大人打头阵,暗地里却在扩大战争,计划反过来占领人类的领土。”

“那家伙是笨蛋吗,他意识不到这些?”Bucky自己就是魔物,深知这个族群里的多数人既不热心肠,也不爱好和平。

“您当年也是这么说的,”喵喵喵回想起两位主人唯一的一次争执,“可您还是跟他一块儿去了,解救了俘虏之后,那位大人认清了其他人的意图,想要阻止战斗。但是,那时候没人能停下,一个魔物领主故意将人类放进战圈,趁乱偷袭了那位大人,您也被封印起来。”

“那个背叛他的魔物,是谁?”

“Alexander Pierce……已经死了。”

Bucky叹了口气,不能手刃仇人太可惜了。

喵喵喵看出主人的遗憾:“他是被那位大人的追随者暗杀的,也算报仇了。”

“Bucky,”Steve抱着画具走来,一人一猫顿时停下对话,“我准备去山上采风,你想不想去?”

Bucky没有说话,但他跟上去的举动表明了他的回答。

 

村里不平静了几天。

传说中封印着“那个”的山上,积雪融化、云雾消散,这让村民很是惶恐了一阵,可这几日什么事也没发生。

两天前,几个胆大的孩子上山玩耍,回家后被大人狠狠训斥一顿,却也使大家意识到山上并不危险。

他们完全没有把村里新来的青年和“那个”联系起来——他那么好看,怎么会是“那个”呢?

“或许这里根本没有‘那个’,就是某种法阵而已。”村人如此想道,纷纷安下心。

那座山上的风景很好,迅速成为孩子们玩闹的场所,也是Steve画画的新去处。

Steve放下画笔,回头看到Bucky靠在树上睡着了,喵喵喵蜷在他腿边,惬意地闭着眼。

不知看了多久,直到Bucky眉头皱起,Steve才发觉自己一直盯着对方发呆。

“唔……”许是作了噩梦,Bucky的额头冒出冷汗,痛哭地哼了一声。

Steve靠过去,将Bucky的脑袋从坚硬的树干移到自己肩头,轻轻揉按他的眉心。

Bucky眉间舒展开来,微微睁开眼睛,也不知道清醒了没有,他露出灿烂的笑容,亲昵地叫道:“Steve……”

Steve僵硬地揽着他:“是?”

“头疼……”Bucky在Steve颈间蹭蹭,没有等到回应,就伸手按住对方的后脑勺,令他不得不低下头来。

“啾——”亲吻的声音很轻,却在Steve脑中炸成山崩海啸般的巨响,他感觉一股热气自胸腔腾起,从耳朵喷出白花花的蒸汽。

“Bucky?”

然而Bucky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了,他已再次睡去,只是这一次,噩梦和头疼远离了他,Bucky嘴角带着些许笑意,在Steve怀中安然入眠。

Steve局促得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魔物先生反常的表现叫他受宠若惊——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Bucky喜欢他吗?他可以这样幸运吗?

他无比想摇醒酣睡中的Bucky,想要一个确切的答案,可他既不舍,不愿打搅Bucky的好梦,也不敢,害怕是自己会错意,谁知道魔物有没有以接吻来打招呼的习俗?

在Steve纠结之时,喵喵喵踱步到他身旁,小小的爪子拍了拍Steve不甚结实的大腿,换来金发的少年温柔地挠它下巴。

熟悉的味道让喵喵喵满足地眯起眼——要不是这个人和那位大人的气息一模一样,就这幅弱鸡般的外表,它是绝不能认出他们是同一个人的。

如果那个白头发的祭司——现在是医生——没有欺骗它的话,下一个闰月,这位大人就可以恢复了。在那之前,它会保护好他和主人的。

凉爽的树荫下,多么适合午睡的地方,立下豪言壮语的喵喵喵趴在Steve膝头,加入了沉睡的队伍。

 

它梦到了很久以前的事,那是它刚出生的时候——

“Stevie!”棕发的青年捧着某物,一路小跑回来,“看我捡到了什么!”

金发青年抱住他,缓和冲力:“嗯,一个蛋?”

“一只猫!”棕发青年的眉眼间洋溢着快乐,“我早就想养猫了,你说这不是上天送我的礼物?”

“我记得我才是上天送你的礼物?”金发青年眨眨眼,调侃道。

“也许他愿意多送两件。”

“好吧,毕竟你这么好,值得全世界所有美好的礼物。”金发青年吻了吻他。

“你是在夸自己‘美好’?自恋的小混蛋。”

“它是不是在动?

“别想转移注意力……等等,真的在动!”青年灰绿色的大眼睛像盛满了银河的光辉,一眨不眨地盯着乳白色的蛋。

“咔嚓”、“咔嚓”,蛋壳一点点裂开,当裂纹连成一个圈,“噗”的一声,一个黑色的小脑袋顶着蛋壳的碎片,颤巍巍地站起来。

“天呐,它真可爱,”棕发青年将小团子放在脸边蹭了蹭,“唔,小宝贝。”

“虽然还不及你,但确实挺可爱的。”

“噢,甜心,暂时收起你的甜言蜜语,为小家伙起个名字怎么样?”

“我有起名恐惧症,你知道的。”

棕发青年想了想。

它是黑色的:“黑炭?”

“喵……”

它像个小圆球:“球球?”

“喵……”

它在三月出生:“三月?”

“喵……”

“它好像不挑。”金发青年微笑道。

“说什么都是喵、喵、喵,就叫它‘喵喵喵’好了。”棕发青年一锤定音。

“喵!”

 

—TBC—

后文:05

评论(11)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