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两茶

一个安静码字的小号

【盾冬】魔物 05(冰之魔物语AU)

首章:01

前文:04

————————————————

好像忘了说,这就是篇傻白甜啦2333,没有坏人,坏人已经挂了,莫方、莫方。

————————————————

《魔物》05

Steve依然睡在地板上,即使每个清晨醒来,他都会发现自己跟Bucky调换了位置——他抗议过,无效——可他坚持在新的床架做好之前,把床让给Bucky。

这晚,Steve说了晚安之后并未躺下,而是期期艾艾地看着Bucky。

“怎么?”Bucky不耐烦道,他还等着Steve睡熟之后去偷亲……咳,去缓解头痛。该死的,亲吻的效用不是永久的,他必须每天补一个吻,否则会疼得无法入睡。

“我想知道,那个,”Steve紧张地拽住被单,“关于下午的吻……”

“什么吻?”Bucky木着脸反问。

“呃?就是我吵醒你的时候,你亲我的那一下……”

Bucky心中警铃大作,他对此毫无印象!他一向浅眠,按理说不会如此放松警惕,任Steve靠近而不自知。

但Steve没有说谎的必要。难道他在睡梦中犯了头痛,下意识地去寻找Steve的嘴唇?难怪他到现在都还没感到不适,原来下午有补过。Bucky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

看到Steve期待的眼神,Bucky感觉脑袋提前开始痛了,他回避了Steve的视线:“我……认错人了。”

“可你喊了Steve,这是我的名字。”

“他也叫Steve!”Bucky胡乱地说着,不自觉地握住了胸前的吊坠。

“他?”Steve眼眸一暗,他偷偷看过那个坠子上的刻字,瞬间意识到了什么。

“我的恋人……以前的。”

“你还爱着他?”Steve试探地问道。短短几秒,Steve便作了无数猜测:应该不了,否则Bucky会去找他而不是留在这里;或许还爱,不然为何Bucky一直戴着这条项链?

“……我不知道。”

Bucky心底一片茫然,他什么也不记得,还能爱着什么呢?可若说“不爱”,光是提起这个念头,他就有流泪的冲动,更不可能这样说出口。对“S”的情感似乎刻进他的骨髓里,已经成为一种本能。

“那就忘了他。看着我,Bucky,”Steve凑近,手指搭在床沿,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会努力让你爱上我。”

一阵虚影在Bucky眼前闪过——

阳光下,高大的青年,灿烂到耀眼的金发,就算看不清面容,也能感受到那旭日般的笑容:“为什么要躲起来呢,可爱的小鹿?”

明明是不同的人,不同的情景,不同的语气……一切都全然不同,Bucky却产生了和当时一样的心情,心脏仿佛被蜜糖裹紧,塞进精致的瓷罐里。这种似曾相识的,怦然心动。

Bucky瞪着眼,半天说不出话来。

Steve也没要求Bucky立即作出回应,他拉过被子躺好:“再次晚安,Bucky。”

喵喵喵跑进房间时,见Bucky直勾勾地盯着它,心虚地舔了舔嘴角,确认没有留下牛奶的痕迹,才灵巧地跃过Steve,跳到Bucky身侧,小声道:“主人?”

“我该不会是一个花心的人吧?”Bucky认真地问。

喵喵喵一个脚滑,差点从狭窄的床上摔下去,它惊慌得全身的毛都炸开了:“您您您看上谁谁谁了?”

救命!要是主人移情别恋,那位大人恢复后一定会把自己做成猫肉羹的——他向来不舍得责备Bucky,只会怪它没将奇怪的人从Bucky身边赶走。

Bucky没有回答,眼神却飘到Steve身上。

喵喵喵见状,松了口气,吓死喵了。就是说嘛,主人怎么会喜欢别人呢?

它悠闲地甩了甩尾巴,卧在不够柔软的枕头上,将软乎乎的肚皮贡献出来:“您是世界上最专情的魔物之一……之二是那位大人。”

Bucky不信。他气恼地躺到它毛茸茸的肚子上,拒绝承认自己是个容易动心的魔物。

或许是因为Steve和Captain很像?毕竟他们都是金发,不过Captain比Steve高很多,但Steve应该还在长身体……Bucky迷迷糊糊地想着这些,在细腻的毛绒中进入梦乡。

梦中的男人身穿轻甲,藏青色的披风随风飘扬,由一枚银星胸章固定在胸甲上。男人斥退护卫,翻身下马,踏过满地落花,走到草丛前,撩开繁茂的枝叶,对藏在那里的棕发青年温柔笑道:“为什么要躲起来呢,可爱的小鹿?”

“我只是、只是……”青年清澈的眼眶里透了丝慌张。他摔伤了腿,还刮破了袍子,不想在陌生人面前丢脸,才藏身于此,谁知道碰到树枝的响声引起了护卫的注意。

“你受伤了,”男人从怀中取出伤药滴在他的腿上,红肿和刮伤迅速消失,只是破损的衣袍无法复原,若是被那些爱嚼舌根的魔物看到,肯定会遭受嘲笑,于是男人解下披风盖在他肩上,“没事了。”

护卫轻声问询:“领主大人?”

“护卫长,麻烦你送这位先生回家。”

“可是……”

“请。”

“是,大人。”

安排好这一切,男人准备起身离去。

棕发青年拉住男人轻甲的一角:“等等。”

“怎么了,小鹿?”

“我不叫小鹿,”青年鼓着脸颊不高兴地说,他稍稍移开视线,好似说得漫不经心,“我是James Barnes,你可以叫我Bucky……你、你叫什么名字?”

金发青年轻笑出声,注意点不在对方不认识所在领地的主人这件怪事上,而是——“还说不是小鹿?”

那双灰绿色的大眼睛瞪得更圆了:“不是!”

“好吧,是我失礼了。”

青年满意地接受道歉,追问道:“那么,你的名字是?”

“St……”

“喳喳喳——啾啾啾——”

Bucky被在窗外喧闹的鸟儿吵醒,他睁开眼,满脸都写着不高兴。

方才梦到的内容记得模糊,只对那头漂亮的金发记忆犹新。说起来,那家伙叫什么来着,好像不是以C开头的词……

 

—TBC—

后文:06

评论(20)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