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两茶

一个安静码字的小号

【盾冬】政治家(03)(AU)

首章:01

前文:02

————————————————————

《政治家》03

Steve把James接回了自己家。这是他刚租的公寓,还没收拾完,有点乱。

不过James并不介意,他四处看看,对这里很满意:“比福利院好多了。”

Steve停下手上的动作,他坐到James旁边,伸出手:“还没正式介绍,我叫Steve Rogers,目前在实习,以后打算做个律师。”

“是市长那个Rogers吗?”James挑眉,这也是他做出原先那种猜测的原因。

“是的,他是我伯父,”Steve坦然道,“但是我的资助行为与他无关。”

“好吧,”James瘪瘪嘴,握住了Steve的手,“James Buchanan Barnes。”

“Buchanan?”Steve这才知道James有中间名,他看着对方小鹿一般清澈的眼眸,神差鬼使道,“我能叫你Bucky吗?”

男孩灰绿色的大眼睛眨了眨:“好啊。”

James——或者说Bucky——看上去很喜欢这个昵称,他的眸子亮晶晶的,嘴角也终于有了些许笑意。浅浅的笑容却富有感染力,Steve亦不自觉地笑起来。

两人一起打扫好房间,又去了福利院,把Bucky的行李带过来。

Bucky的衣服没几件,书倒是有好几大箱。

Steve把备份钥匙交给Bucky,又给他信用卡和一些现金:“这儿就是你的家,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告诉我。我去上班时,你要是觉得无聊,就去附近转转。”

Bucky捏着Steve递过来的东西,不太理解为什么Steve要对他这么好。

Steve看出Bucky的拘谨,他不愿吐露前事,那会勾起Bucky悲伤的回忆,于是只说:“你的天赋不该被埋没,我在福利院看到你的时候,就知道,我得帮助你。”

Bucky顿了顿,低声道:“谢谢。”

他收下钥匙,却拒绝了钱。

“可是……”

“你为我负担了学费,这就足够了。我有兼职,生活费用我会自己想办法。”

Steve虽然出身大家族,但从他的公寓布置来看,他大概并未依靠家族的财力,实习生的薪水想来不会太高,Bucky不想成为Steve的负担。

其实Bucky多虑了。Steve家里陈设朴素,只是他在军中养成的习惯,他投资的理财产品收益颇丰,还有祖父赠与他的几处地产,算是富裕阶层。

见Bucky态度坚决,Steve只好讪讪地收回卡片和现金。他瞥见Bucky那盖不住脚踝的长裤,不禁感到酸涩,这孩子还是对他有所防备,不愿接受他的好意。

可他终究是放心不下,追问道:“真的不要吗?兼职很耽误时间,你的学业……”

“没关系,翻译的时薪很高。”只要不筹学费,以Bucky的能力,养活自己还是绰绰有余的。

“翻译?”Steve以为Bucky说的兼职是便利店收银员之类的工作。

“我会俄语和罗马尼亚语,”Bucky道,“据说现在中文也挺火,我打算去学学看。”

听到这里,Steve总算安心——他怎么忘了,Bucky是个小天才来着。

“唔,要不要去商场逛逛?”

“你要买东西?”

Steve犹豫着,要怎么在不伤Bucky自尊心的前提下,提醒他衣服小了:“呃……”

也许是他的目光停留在裤子上的时间太久,Bucky明白了Steve的意思,顿时哭笑不得:“这是九分裤,就是这个样式。”

Steve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好吧,年轻人的时尚。”

毕竟还是个半大的孩子,Bucky很快就适应了新环境,初来时的拘谨渐渐褪去。

Steve允许Bucky随意出入他的书房,他整理文件时,Bucky就坐在他旁边看书。老实说,这种有人陪伴的感觉还不错。

过了几日,Bucky在Steve的书柜里发现一本市面上已经找不到的书,如获至宝。他兴奋地跑到Steve面前:“这个能借给我吗?”

“这是你自己的家,Bucky,想看就拿去,不用问我。”

于是下一次,Bucky再有想看的书,会主动问Steve要了。

Rogers家老宅的藏书堪比图书馆,Bucky的这点小要求难不倒Steve,他喜欢Bucky对书本的爱好,和他那几个只知道摆弄手机的侄子完全不一样。

在Bucky快开学的时候,Steve结束了助理的工作,正式加入家族支持的共禾口党。随后,他进入一间著名的律师事务所就职,与挖空心思想要网罗大客户的同事们不同,Steve更热衷于公益法律服务,这让他逐渐在请不起名律师的普通民众中打出名气。

盼到儿子回头的老父亲大感欣慰,立刻派了个助手为他打点杂务并出谋划策。即使Steve表示,作为一个新人,他用不着什么助手,但在父亲的坚持下,只得暂时接受。

那位助理直接到了Steve的公寓,他带着一份厚厚的文件夹:“您好,Rogers先生,我叫Helmut Zemo。”

“你好,Zemo先生,随便坐吧。”

Zemo摊开他那本文件夹:“我整理了您将面对的工作内容和人际关系,第一部分是可以利用的人脉,其中应当注意的是……”

Steve看到那堆人名之间复杂的纽带,头疼地叫停:“哦,谢了……不过我想自己去探索这些。”

“唔,好吧。”Zemo合上材料,在他看来,这种水平的工作没什么需要挂心的,正好是Steve锻炼识人能力的平台。

Zemo认为他的新上司是个很有远见的人,现在的民众普遍对传统的政治精英抱有抵触情绪,新任总统的意外上台就是力证。积极参与公益事业的经历能有效地拉拢平民的选票,哪怕为此耗费本不必要的精力也是值得的。

既有雄厚的背景,又有基层的声望,连形象气质都很好——Zemo对这位新上司满意极了。只要善加运作,竞选总统也不是不可能,而他作为智囊团的元老,仕途自然是康庄大道。

Steve倒是完全不知道他这些心思,只告诉Zemo无需为自己费心,并表示自己的薪水请不起助理,想委婉地拒绝。

“您不用担心,我的工资是由老Rogers先生付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

这时,Bucky从外面回来——福利院通知他去取一些落下的东西——看到陌生人,便问道:“有客人?”

Zemo不着痕迹地打量Bucky——十多岁的男孩子,个头不算高,还在发育期,四肢纤长如少女,一张娃娃脸有着尚显稚嫩的漂亮。

据Zemo所知,Rogers家没有这个年纪的男孩。他心里打了个突,如果这位年轻的Rogers先生有那方面的兴趣,可就是其政治生涯里的一个定时炸弹。

他不露声色地问:“这位是?”

“Bucky。是我的……”Steve一时不知该如何形容,他并未正式收养Bucky,因此不能叫“养子”,可若只说是资助对象,又似乎过于冰冷了些。

Zemo注意到Bucky手里的袋子上印着福利院的logo,他猜测道:“你领养了一个孤儿?”

“我只是给他的学业提供一点援助,”说到Bucky,Steve的情绪热络起来,“他非常聪明,而且过目不忘,我敢说……”

这些便不是Zemo关心的了,他抓住重点:“太好了,这是很好的政……”

他眼中的精光过于明显,Steve立时冷下脸,严肃声明:“禁止用这件事炒作。现在不行,以后也不行。”

接下来的谈话可以用不欢而散来形容,Steve坚决拒绝把Bucky推到人前,Zemo无法理解Steve为何放着这么好的宣传点不用。

Zemo走后,Steve疲惫地捏了捏眉心。他明白,Zemo说的正是父亲那类老派政客的一贯做法,他与Zemo的冲突也会是他和传统套路的冲突。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难免要借用家族的资源,而他与家族理念的分歧,可能会形成长期的抗争点。这只是开始。

Bucky给Steve倒了杯水,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Steve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立刻道:“我绝不是为了什么好名声才帮助你的,我……”

“我知道,”Bucky把水杯塞到Steve手里,他垂下眼,小声说道,“不过就算是,也没关系。因为……我喜欢你,如果能为你做些什么,我很开心。”

Steve笑了,为Bucky终于对他敞开心扉而高兴。他揉揉Bucky的头发,将柔顺的棕色发丝揉得一团乱:“我也喜欢你,小子。”

Bucky本是试探着表白。他在校长办公室见到Steve的时候,心脏怦怦直跳,差点蹦出胸口,这段时间的相处更是让懵懂的一见钟情变成彻底的死心塌地。

Bucky知道他应该忍耐,他和Steve相差十岁,Steve或许只拿他当个孩子,所以他努力表现得成熟、聪敏,好让Steve视他为大人。

可Bucky对Steve的喜欢与日俱增,终于按耐不住,说出口来。

Steve的回答让他喜出望外,他扑到Steve怀里,正好撞在对方结实的胸肌上,磕得鼻子一酸,但他毫不在意,眼睛里像盛满了星河,唇边展露的是四年来最开心的笑容。

然而事实上,Steve并未把那句“喜欢”理解为告白,只当做是家人间的喜爱,还在为Bucky难得的撒娇而暗自感动着。

—TBC—

————————————

后文:04

评论(30)

热度(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