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两茶

一个安静码字的小号

【盾冬】政治家(05)(AU)

感谢催更~放下游戏和淘宝码起字_(:з)∠)_

入了OB11的娃坑,这几天上穷碧落下黄泉地找能改盾和冬的头,终于找到合适的,送去魔改了,话说魔改真贵啊,哭唧唧qwq

还要淘可爱的替换脸……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找粘土。

——————————————

首章:01

前文:04

——————————————

《政治家》05

Steve得去上班,而Bucky的假期还剩两天,他可不想一个人待在家里。

“我能和你一块儿去么?我不会添麻烦的……兴许还能帮点忙,比如看看被告说的是不是真话,我看人很准!”

“谢谢。不过,恐怕你要失望了,今天见不到被告。”Steve弹了弹Bucky的鼻尖。

Bucky知道,Steve这样说,就意味着愿意带他去:“那我带本书,我可以在你的办公室里看书。”

“好吧,小书呆子。” 

他们在办公楼的电梯里遇到了Steve的同事。

那个姑娘站得不近,但这不妨碍她热情地冲Steve打招呼。

“早上好……你换发型了?很适合你,看起来非常精神。”

“噢,谢谢。”

Bucky看着姑娘抿着嘴也掩盖不了的偷笑表情,不悦地眯起眼。

到Steve的办公室后,Bucky迫不及待地指出:“她扎马尾辫是因为没洗头,我都看到头皮屑了,她离你那么远就是怕你闻到汗味。”

“Bucky,”Steve关上门,才对Bucky严厉道,“不能对女士这么刻薄,太没有礼貌了。”

“哼。”Bucky噘起嘴,这是Steve第一次语气这么凶地跟他讲话——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好吧,也许他是说话难听了些,可Bucky还是很难过。

“不要对别人评头论足,Bucky,”Steve拍了拍小家伙沮丧垂下的脑袋,“这不是绅士的行为。”

“我知道了。”Bucky蹭蹭Steve的手心,认错态度良好,一点儿不像这个年纪的其他孩子那么刺头。

掌心传来毛茸茸又软柔柔的触感,Steve觉得Bucky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小孩,没有之一。

这天确实不开庭,却不代表Steve不忙。

他手里有个案子。一个年少的富二代撞伤流浪汉后逃逸,整个过程被路过车辆的行车记录仪拍了下来。

流浪汉表示赔偿多少无所谓,但他坚持,必须得到正式的道歉。男孩拒绝配合,于是闹上法庭。

这个少年的父亲正在参选议员,本不希望儿子的事情闹得太大,因为这孩子未满十六岁,还不到能开车的年纪。流浪汉拒绝私了,一定要肇事者当面道歉,他说服不了儿子,便想到找人顶罪,毕竟记录仪没有清晰地拍到儿子的脸,只有路人的证词说明当时儿子坐在驾驶座上。

只要雇用足够好的律师,出足够多的钱,黑的也能说成白的。照他的人生经验,没有钱摆不平的事,更何况对方只是个流浪汉,能请到什么像样的律师?

然而他们遇到的是Steve。他免费为流浪汉诉讼,在法庭上一度将对方怼得哑口无言。

感恩节前双方又交锋过一次,Steve拆穿那些蹩脚的谎言,并拿出了被告方买通证人的证据。

原本已然胜利在望,一切却突然滞塞起来。那些证据被判定无效,对方的说辞也变得周密,还有人举报,称Steve的某个家族成员和少年的父亲在议员参选中是竞争关系,质疑他诉讼的公正性。

Steve没有放弃,他一旦退缩,就不会有人再为受害者说话了。

午休的时候,他还在整理材料。

隔壁办公室的同事送来一盒果仁酥:“别太拼了,Steve,就算你不用吃饭,也不要饿着你弟弟呀。”

“上帝!我差点忘了,Bucky,你想吃什么?”Steve赶紧扔下笔,转头去看一直安静地坐在他身后的Bucky。

“我叫了外卖,还没到。”Bucky晃了晃手机,显示他订的披萨。

“哦,”Steve这才想起答谢那位同事,“果仁酥!太感谢了,这可是我的最爱,您总是这样慷慨,Rowlands夫人。”

“小意思。”她笑容满面地离开了。

待门重新关上,Bucky小声问道:“我记得你不喜欢果仁?”

“呃,是不喜欢……”Steve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但是总得,嗯,客套两句。”

“不能直说?或许她下次又会送,你还得回礼。”

“那也只能欢喜地收下,”Steve看着Bucky澄澈的眼睛,苦笑一声,“大人很虚伪吧?总有那么多相互奉承和故作热络。”

“所以你是因为客套才夸之前那个女士的?”

“什么?”Steve不明所以。

“电梯里那个,马尾辫。”

“唔,不完全是……”Steve摸摸鼻头,尴尬地笑了,“好吧,我承认——是的,我觉得都差不多。”

这是Natasha告诉他的技巧,赞美打扮而不是外貌,后者显得轻浮,而前者是在夸奖对方的品味。可Steve的时尚细胞实在少得可怜,所以只能夸夸发型之类的,用上“很精神”“有气质”等词汇,总是不会出错的。

在Bucky面前谈论这些世故的话题,让Steve产生一种无地自容之感,幸好披萨送货员的到来解救了他。

午饭还没吃完,Zemo便来造访——他找出了从中作梗的人。

那个人姓Brody,他的家族和Rogers家是真正的竞争关系。而他和Steve同为政坛新秀,难免被人拿来作比较,他时常落于下风,便想借此机会,对Steve打压一番。

“想让他收手也不难,我查过,这个人并不检点,只要……”

“不必那么麻烦,我已经找到了新的证据——无法反驳的铁证。”Steve依然相信,正义可以维护正义。

Steve和原告约好了在附近见面,他得去赴约了,临走前他对Bucky说道:“要是觉得无聊,你就先回家。”

Bucky微微一笑:“我等你。”

Zemo没有跟Steve一道离开,他故意磨蹭了一会儿,以求和Bucky独处。他看了看Bucky白皙圆润的娃娃脸,以及小鹿似的大眼睛,深觉自己的计划十分完美。

他弯下腰,视线与Bucky持平:“Bucky,现在Rogers先生遇到了一个大麻烦,你愿意帮助他吗?”

“Steve怎么了?”Bucky合上披萨盒子,露出紧张的神情。

见他上钩,Zemo放低了声音,让人感到事态极其严重:“Rogers先生接的这个案子受到了多方关注,本来是一次扬名立万的好机会,可他被竞争对手盯上了……如果不能顺利解决,Rogers先生或许会背上恶名。”

Bucky歪了歪头:“为什么?”

“你可能不理解这些……虽然是被人举报而不得不退出,但人们还是会认为Rogers先生是个沽名钓誉的伪君子,借流浪汉炒作一番,却不办实事。”

“Steve才不是那种人!”Bucky激动地反驳。

“对,我们都知道,Rogers先生是个正直的好人,可这个世道对好人反而更苛刻。”

Bucky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说我能帮Steve?”

“对,”Zemo笑得愈发亲切,“我查到,这个Brody是个萝莉控,偏好洋娃娃一样的少女。”

“可我……”

“没错,你是男孩子,不过你这么可爱,稍微变装一下就能以假乱真,不能让女孩子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对吗?而且她们太胆小了,难以胜任如此重要的任务。”

“任务是指?”

“他这种爱好是违法的,那些女孩……咳,然而他没有留下证据,要是他意图对你做什么而被我安排的人抓个正着,我们就能握住他的把柄,让他投鼠忌器,从此不敢再为难Rogers先生。不用担心,我们会及时赶到,你不会有任何危险,我保证。”

“他真的会对我有兴趣吗?”Bucky不确定道。

“当然!你要对自己的魅力有信心。”

“唔……好吧,只要能帮到Steve,我愿意试试。”

“太棒了,不过这事不能让Rogers先生知道,他太循规蹈矩,在政坛这么古板可不行,只好由我们来帮他扫清障碍了。”

Bucky深以为意:“我会对他保密的。”

“那么我去安排一下,明天下午来接你。”

“好。”

达到目的,Zemo愉悦地离开。他承认Bucky比一般小孩聪明一点儿,但也只不过是个孩子,好糊弄得很。

Bucky的笑容褪去,陷入深思。

他对Zemo的话不以为意,可有一句对方说得没错——“麻烦”。从这件事看,这个惹事之人相当小肚鸡肠,一有机会,必然不留余力地打击Steve。

以Steve的性格,他不会和这种人计较,可Bucky不会放任他受打压。既然目的相似,那么,与Zemo合作一次也并非不可。

Bucky不相信Zemo。Zemo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可Bucky早就察觉到他的恶意——在说“及时赶到”时,Zemo的语气稍有加重,并且紧盯着Bucky的眼睛,此举是在确认Bucky是否相信这句谎话。

所谓“及时”大概是指在发生了什么之后,而不是之前,这样不仅能掌握实质性的证据,还能让他和Steve产生间隙。

Bucky清楚,Zemo想要清除的“障碍”不只有那个找麻烦的Brody,还有他。

Zemo说到一半的话,Bucky能猜到下文。Brody的“爱好”违法,是因为那些女孩都是未成年人。

而他,也未成年,也是Steve仕途上的一个“麻烦”。

“哼。”Bucky晃晃腿,他才不会妨碍Steve呢。

只是这件事确实不能事先告诉Steve,因为Steve不仅不会感谢他,还会非常生气。

要怎么通知他来救自己呢?Bucky思考着。

 

—TBC—

——————————————

后文:06

评论(41)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