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两茶

一个安静码字的小号

【盾冬】政治家(14)(AU)

首章:01

前文:13

——————————————————

《政治家》14

需要加班不是完全是谎话,Steve手中确实有个颇为棘手的案子——一件离婚案。

这对夫妻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男方的父亲和女方的母亲再婚。这位父亲有严重的暴丨力倾向,常对兄妹俩拳脚相加,男孩成年后便带着女孩逃离老家,来到纽约。

一年前两人结了婚。安稳下来的生活带来的不是幸福,女孩逐渐发现自己并不爱她的丈夫,只是把相依为命误当做生死相许。她觉得他们应该重新开始,彻底告别以前那一团糟的人生,去寻找真正的爱情,他们的婚姻是个错误,不该继续。

男孩则认为女孩根本没有爱过他,只是利用他离开那个家,要求女孩支付其根本负担不起的精神损失费,否则就拒绝离婚。

案子僵持了一段时间。双方纠葛的核心实则不是金钱,纯粹是情感。

Steve让自己忙碌起来,他四处联系权威的心理治疗师,试图证明在女孩当时的精神状态中确实认为自己深爱男孩,她与男孩的婚姻不是出自于欺骗。

他借此频频出外勤,躲开来办公室找他的Bucky。Steve无法面对Bucky的眼睛,那不仅让他感到罪恶,还会叫他心碎。

案件最后解决得十分戏剧化,男孩撤诉了——他在接受心理辅导之后,发现他对女孩的也不是爱情。他跟女孩一样,在压抑的成长环境中,把对方视为唯一的依靠,但这其实是亲情。

结局皆大欢喜,Steve却笑不起来。

这种情况,与他和Bucky何其相似?

当年那场袭击是扎在Steve心头的刺,Bucky则是他唯一的救赎,是他亲手从死神镰刀下抢回来的,因此他对Bucky怀有一种特殊的情感。

不过Steve确信,或许这种特殊的情感是个契机,可他对Bucky的爱是真实的,不是移情或错觉。Bucky聪慧、坚韧……不,没有这许多理由,他爱Bucky,只因为那是Bucky。

即使他们相遇的地点、时间变了,即使Bucky是个笨蛋、哭包,他依然会爱上Bucky,为那美好而可爱的灵魂。

那么,Bucky呢?

Bucky在接连失去亲人、最孤苦无依的时候遇到他,会不会也像这对兄妹一样,把依赖误认作爱恋?

他才不到十六岁。Steve不禁想到自己同年纪时的模样——瘦小得像豆芽菜,在鞋里垫报纸好让自己看起来高一些,总板着脸以显得像大人。

那时候他喜欢摩卡,现在他喜欢美式;那时候他喜欢纽约扬基,现在他喜欢新英格兰爱国者……时间的力量足以摧枯拉朽,谁也不知道十年后的Bucky会不会认为这段感情荒谬可笑。

实际上,哪怕届时Bucky依然认为这是真实而无悔的爱情,Steve也不能接受——家族。

那既是最坚实的后盾,也是最结实的牢笼,少年稚嫩的喜爱在这古板的铁壁中只会撞得支离破碎。Steve在执意参军时便见识过它的可怕,那时幸而有父亲支持他,但如今……传统的父亲想来是不会祝福他和Bucky的。

Steve不忍让心爱的少年被现实折去傲气,亦不愿少年的喜爱因家族的阻拦磋磨到至消散。他想不出要怎样在不伤害Bucky的情况下让Bucky明白,自己无法回应这份追求。他只能逃避。

Bucky感觉得到,Steve在躲他。

然而,他宁可当做Steve真的是忙于工作。他对自己说道:Steve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忙碌是正常的。

Bucky对Sam旁敲侧击,从他口中得知,Steve几乎每天都会打电话询问自己的训练状况,这让Bucky感到些许安慰——Steve仍放不下自己。

寒假很快结束,Bucky的追求计划可以说毫无进展,这让他很是沮丧,而Steve送他去学校的路上死寂般的沉默和躲闪的眼神又令他觉得不安。

“发生什么事了吗?”Bucky忍不住问道。

“发生什么事……唔,没什么事,最近太忙了,有点累。”

Bucky眼眸一黯——无意识地重复问句,是为了获得编造答案的时间,这说明Steve在撒谎。

回到学校后,“恋爱指导”立刻抓住Bucky一通询问。

听完Bucky的叙述,他吃惊道:“还没拿下?你到底有没有认真照我说的做?”

“我不明白,”在好友面前,Bucky终于不再掩饰迷茫,“从夏威夷回来还好好的,为何突然变成这样了呢?”

顾问先生摸了摸下巴:“也许他意识到对你的爱意了。你想想,他是要从政的,而你还没成年,他肯定会纠结一番,这种时候不要逼太紧,别让他觉得你是个麻烦……放心吧,爱能战胜一切。”

Bucky自然想到过这点,但他不像顾问先生这样乐观:“借你吉言。”

Bucky像以前一样,每天三通电话,Steve依然会接,可他们的交谈不复从前的热络,Steve会回应Bucky的话,却不再谈论自己。

事情似乎脱离了Bucky的掌控,而这学期的课业非常繁重,他周末也没有机会回家。不能向Steve本人确认情况,这让Bucky心烦气躁。

Bucky终于盼来了春假,正是他生日的时候,他在电话里表示希望Steve陪他过生日,Steve答应了。

 

Natasha在酒吧遇见独自坐在角落的Steve时是很惊讶的:“你不是要去华盛顿参加峰会?”

“Bucky明天生日。”Steve以为他能借开会的名义说服自己离Bucky远点,但他听到Bucky的愿望时,第一反应仍是答应Bucky、退掉机票。

Natasha在他旁边坐下:“你和他,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他说……”

“你没想过接受他吗?我知道,Bucky十五岁……”

“明天就十六岁了。”

“好吧,这个年纪是危险了点儿,不能被媒体拍到你们开丨房的照片。不过拍到也没关系,你要相信我们的公关能力,保证……”

“这些不重要,”Steve喝了口酒,“Bucky还太小,他以后可能会遇到更好的人,兴许他还不懂爱情是什么……”

“把那小鬼当孩子的恐怕就只有你了,我得说,他跟那些还在犯中二病的十六岁小屁孩完全不一样,他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我怕我不够好,我怕他会后悔。”Steve终于说出他的担忧。他的Bucky,他的小天才,Bucky值得最好的一切,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给他应得的幸福。

“你足够好了,真的,Steve。”

“Nat,你应该认识我的叔父,”Steve突然提起一件不相干的事,“就是在海关任职的那位。”

“嗯。”

“有人说他这么顽固还没被换掉,是因为他娶了国务卿的女儿。”

Steve的这位叔父正直、固执,容不下任何猫腻,因而得罪了很多人。Rogers家撮合他和现任妻子,以保全他的地位和安全。

“嗯哼?”

“其实他曾经有个恋人,那女孩因家境不好做过舞女。叔父很爱她,为了她和祖父争吵过无数次,最后他不顾家族的反对,准备和那个女孩结婚。叔父花了很多时间准备婚礼,但婚礼没能举办……由于他拒绝为某批走禾厶货物放行,那个女孩遭到报复,叔父找了两个月,才在深山里挖到她的尸体。”

Natasha沉默地看着Steve,她明白Steve的意思:不受家族祝福和庇佑的Bucky同样暴露在危险中。

“之前Brody想找Bucky的麻烦,被父亲派去的人拦下了,要是换做靠我自己,大概没办法保证Bucky无虞。我想过放弃这条路,做一个小律师也没什么不好,”Steve又给自己倒了杯酒,“当初我违背家族的意思去参军,在祖父房门前跪了三天,我得到了原谅——祖父到底是心疼孙子的。放弃仕途,可能需要跪五天,或者十天,我依然会被原谅,因为我姓Rogers。可Bucky……我不知道家族会不会对他施压,他的才华、天赋不应被埋没,我不敢冒险。”

Natasha理解Steve的苦涩,她试着出主意:“隐瞒呢?嘿,你们只是偷偷地谈个恋爱,总有一天你会成长起来,等你有足够的能力守护Bucky,你们再公开关系,想想卢森堡首相和他的第一先生。”

“这没准要等个十几年甚至更久,这期间我无法跟Bucky像普通情侣那样交往。我不能牵着他的手大大方方地去逛街,不能在有外人在的时候给他披外套,可能永远也不能名正言顺地带他参加圣诞节的家族聚会。和我这种人谈恋爱很辛苦……我舍不得他受苦。”

听到这里,Natasha拍了拍Steve的肩,她再讲不出安慰的话语。

“我一直在麻痹自己,只因潜意识里我知道一旦清醒,就必须放弃……等我有足够的力量,我会去追求Bucky。如果届时Bucky已经另有所爱,那就像你说的,看着他和他幸福的小家庭,作为一个旁观者,过一辈子。”

—TBC—

——————————————————

后文:15

评论(46)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