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两茶

一个安静码字的小号

【盾冬】政治家(15)(AU)

首章:01

前文:14

——————————————

《政治家》15

Steve和Natasha道别后,独自在哈德逊河岸边吹了很久的夜风。他调出这段时间Bucky发给他发的短信,一条条地又读了一遍。

“明天会降温,记得多穿点。PS:不许穿那件绀色的外套,你穿那个太帅了,一定会招蜂引蝶。”

“我在报纸上看到你胜诉的新闻啦,你是最棒的!”

“这周末不能回家了,不要太想我哦。”附件是Bucky的自拍照,Steve把那张照片设成了手机桌面。

读完以后,Steve的指尖摩挲着那些字母。屏幕的光线照出他脸上的疼惜和无奈。

Bucky大概快回来了,为了防止这个桌面被Bucky看到,Steve暂时把它换成了原始图案。

Bucky这样好,不该在他身上继续浪费时间,Steve收起手机,暗自下了决心。

Steve到家时已经很晚了。玄关处摆着Bucky的鞋子,桌上有杯蜂蜜水,下面压着纸条——“听说你喝了不少酒,醒酒再睡吧,免得头痛。”末尾还附了个吐舌头的俏皮表情。

Steve小心地把纸条收起来,他喝掉蜂蜜水,然后洗去一身酒气,轻手轻脚地打开Bucky的房门。

Bucky睡得正熟,双腿迈成跨栏的姿势,被子卷成一团被他抱在怀里,睡衣下摆蹭得蜷起,露出一小节腹部。他看起来长高了一点,平坦的小腹隐隐显现肌肉的雏形。

Steve为Bucky重新拉好被子,手指在Bucky脸侧虚抚,始终不敢真的触碰,他看了Bucky好一会儿,才不舍地离开房间。

Steve走后,Bucky没有睁开眼睛,但他拉起被子盖住脸颊的动作和嘴角勾起的笑容,都表明他其实并未睡着。

 

Bucky照常坐Steve的顺风车去健身房,结束后便到Steve的办公室午休。金发的木头先生不在,Bucky有些失望,他披着Steve留在这里的外套,缩在沙发中睡熟了。

Zemo过来时,看到的便是Steve站在门边想进去又不敢进去的模样。

“Rogers先生。”

“嘘,”Steve带上门,对Zemo说道,“我们出去谈。”

透过缝隙,Zemo只能看到躺着的那人的棕发,即使如此,Zemo依然能猜到他是谁。

他们在附近的咖啡馆落座,Zemo拿出查到的资料,Steve大致翻看一番,发现对眼下的案子很有帮助。

“谢谢。”Steve没有吩咐Zemo去做这些,可Zemo总能打听到他最新的案子,然后找来一些隐秘而有用的信息。

“这是我应该做的,毕竟我拿着Rogers家给的薪水,”Zemo适时地起身告辞,“如果有何需要,尽管联系我。”

Steve笑了笑,没有接话。

当初父亲要求他留下Zemo当助手,Steve只得无奈接受,好在Zemo最近收敛很多,一点多余的事也没做,Steve便没再多说什么。

不过Steve始终无法像信任Natasha那样信任Zemo,不会把重要的事情交给他去办。

Steve回到办公室,Bucky已经醒了,他逐渐适应了训练,不像刚开始那会,累得一睡就是一下午。

见到Steve,Bucky高兴道:“我帮教授做项目,他给我发了工资,所以我现在是富人阶级,晚饭我请。”

他明媚的笑容让Steve也不自觉地微笑起来:“怎么能让寿星买单?”

“反对无效,驳回。”Bucky决定从经济独立开始,彻底摆脱在Steve印象中“小孩”的形象。

“好吧。”Steve对Bucky向来是没辙的。

晚餐的氛围还不错,昨夜Steve悄悄来看他的举动令Bucky信心大增,即使Steve在餐桌上颇为沉默,也没影响Bucky的好心情。

回家的路上,Steve去取了给Bucky订的蛋糕。

虽然有点撑,Bucky还是在回家的第一时间把蛋糕打开,插上了蜡烛。过生日一定要有蛋糕,就像感恩节一定要有火鸡。

“许愿吗?”

“我才不相信愿望,想要什么我会自己去争取,”Bucky给蜡烛们点上火,“但我喜欢吹蜡烛。”

昏蒙的烛光下,Bucky带笑的脸庞如笼上一层薄纱,他鼓起脸颊,一口气吹熄所有蜡烛,继而抬起头,露出更灿烂的仿佛寻求夸奖的笑容。

他像误入凡间的天使,落在Steve面前。

Steve心口一痛,这样美好到绚丽的Bucky,不能为了他蹉跎年华。

“Bucky……”

Bucky切好一块蛋糕放在纸盘里,这块上面装饰有草莓,是Steve喜欢的:“什么?”

“我不能接受你。”

Bucky端着盘子,瞪大眼睛看Steve,似乎没反应过来。

“你瞧,你才十六岁,”Steve念出他准备好的说辞,“这对我的政治生涯是致命的,我……”

“噗”——Bucky把手里的蛋糕直接糊到Steve脸上。

“你再说一次。”

Steve抿住唇,他脸上黏满了奶油,被压扁的草莓自颧骨缓缓划落。被人扔了一脸蛋糕,Steve不仅没有恼怒,反而感到深深的心虚:“Bucky……”

Bucky盯着Steve,气得眼眶通红,胸口急速起伏。他怎么也想不到Steve会在他生日当天说这种话:“你再说一次。”

“我不能……”

“噗”——Bucky把盒子里剩下的蛋糕全部拍在Steve头上。

Bucky此时怒不可遏,他在面对Steve时总是不自觉地表现得柔软,可James Barnes从来不是逆来顺受的羔羊:“你听着,Steve Rogers,除了‘你不爱我’,我不接受任何你拒绝我的理由。”

“我……”Steve在法院上咄咄逼人的伶牙俐齿在Bucky面前完全熄火,他的目光四处游移,就是不敢落到Bucky身上。

Bucky掰过Steve的脸,让他不得不直视自己,“看着我的眼睛,说‘你不爱我’。”

Steve碧蓝的眼睛和Bucky灰绿的眸子对视,他们看到了对方眼里和自己同样的情绪:一个压抑,一个汹涌,但它们都是——爱。

Steve说不出话来。

“那就不要讲这些废话,”Bucky放开Steve,“我喜欢你,我想过你会给我带来什么,我不怕,你也不要怕。”

Steve抹了把脸,擦掉糊住视线的奶油:“你不明白……”

“我明白得很!搞不清楚状况的人是你,你认为事到如今还有谁不了解我对你而言有多重要?”

Steve呼吸一滞。

“你总觉得我什么都不懂……别自以为是了!我好端端地站在这儿不是托你父亲的福,那些人的小把戏我本来就不放在眼里。”

Steve惊讶地看向Bucky——原来Bucky早已心中有数。

这让Steve狠狠动摇了一番,可也只有这片刻而已,Bucky“愿意”不代表他就“可以”,明知前路布满荆棘却仍带着Bucky去踩,那不是爱,是自私。

于是Steve只是沉默。

因捧过Steve的脸,Bucky的手上亦沾满了奶油,他舌尖一卷,舔了一些到嘴里:“谢谢你的蛋糕,很好吃。”

说完,Bucky回到房间,用力关上门,发出“嗙”的巨响。

 

第二天早上,Steve准时站在Bucky门前,却不晓得不该敲门叫他,就在Steve犹豫的时候,Bucky打开门,他眼下的黑眼圈显示昨天他休息得很糟。

Bucky睁着带有红血丝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Steve:“我们的约法三章没有失效期,永远没有。”

Steve避开Bucky的眼神,狠心说道:“即使有效,我的答案也不会更改。”

“那就走着瞧。”Bucky横了Steve一眼,傻大个子让自己很生气,不想对他笑了。

气归气,Bucky还是坐Steve的车去健身房。Steve倔,他就比对方更倔,他绝不会为Steve那些无谓的担忧而改变心意。

然而Bucky心中终是憋屈不已,到了地方,Bucky戴好拳击手套,直奔沙包,一击击重拳打得沙包摇摇欲坠。

Sam走过来:“这么有干劲?”

“被一个笨蛋看扁了,”Bucky一边挥拳,一边喘着气说道,“他当我是弱鸡。”

Sam知道Bucky已经上大学了,他想当然地认为是有学生仗着年龄大些就欺负Bucky。

“我教你几招擒拿术,下次遇见他,把他狠狠揍一顿,让他明白你不好惹。”

Bucky倒是舍不得揍Steve,不过学些防身术很有必要,他擦了擦汗,赞同道:“好主意。”

 

—TBC—

————————————————

后文:16

评论(30)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