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两茶

一个安静码字的小号

【盾冬】政治家(16)(AU)

首章:01

前文:15

————————————————

诸君端午节快乐~

避雷针:提到锤基。

之前有bug,已修复。

————————————————

《政治家》16

Bucky把下午的时间也纳入训练日程,他暂时放下黏住Steve的计划。

他深知Steve不是不爱他,也深知在他真正强大起来之前,很难说服Steve那个顽固的木头桩子。

他们需要的不是加固感情,而是各自成长。

得不到家族的祝福算什么?他可以自己保护自己——智商对付阴谋,武力对付袭击。

为期一周的春假过得飞快,Bucky只学到了些许皮毛。Sam说任何格斗技巧都需要在实战中才能精进,于是Bucky找到他的恋爱顾问。

“Loki,能请你哥哥指导我搏击吗?”

Loki Laufeyson——即Bucky的恋爱指导——其养兄Thor Odinson拿过UFC冠军,而且他就在哥伦比亚大学念书,没有比他更适合的教练了。

顾问先生横眉冷对:“哈?”

Bucky露出小鹿一般的无辜眼神:“你说过你会帮我的……还是说你舍不得?”

“开什么玩笑!我会舍不得?尽管拿去,”末了,Loki还是别扭地补上一句,“要早点还。”

“谢啦,哥们儿。”

Bucky亦停止对Steve的电话攻势,只定期用短信表明他并未放弃。

说实话这让Steve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感到不适应,不再每天都能听到Bucky的声音,不再事无巨细地清楚Bucky的近况……再多的工作也不能麻痹Steve空落落的心。

这大概就是他往后的人生了吧?Steve看着重新设回来的手机桌面,苦笑一声,继续投入新的案子。

 

Bucky突然出现在Steve办公室时,他才知道Bucky放暑假了。

时间竟然过得这样快,几个月眨眼就过去,消失得毫无痕迹。

不,也不是没有痕迹。

Bucky又长高了,就快到一米八,身板也壮实了很多,四肢依然修长,但已覆盖着线条优美的肌肉。他的头发长了不少,大致能盖过耳朵,被他用一根小皮筋扎在脑后。

“想我吗?”Bucky依着门框,笑眯眯地望向Steve。

当然想,每分每秒,无时无刻。

可Steve说出口的只能是一句干巴巴的:“你回来了。”

“在忙什么?”Bucky也不介意,手臂一撑,坐到Steve的办公桌上。

见Bucky有兴趣,Steve便把材料给他看。

一个叫Francis的运输工人违规驾驶,撞伤了工友。Francis的经济状况很糟,重病的老母亲和年幼的孩子都靠他微薄的薪水度日,他拿不出医疗费。

受伤的工友名叫Jeffrey,他的家人几次三番找Francis索要医药费,都被其推脱,直到出院也没拿到任何赔偿。Jeffrey的家境也不佳,高昂的医疗费用让他感到十分吃力,Francis无所谓的态度更叫他恼火,一怒之下便将Francis告上法庭。

“这种案子应该很好判啊?”

“Francis的律师强调他家庭贫困,如果强制执行,就会拍卖他家的房子,那么老人和孩子便没了着落。”

“好吧,哭穷……法官吃这套?”

“不,可是对方律师营造的舆论让Jeffrey压力很大,他打算撤诉。”

Jeffrey实际上是个有些怯懦的人,不少不明真相的群众受被告律师的挑唆,纷纷指责他刻薄、没同情心,浩大的声势令他萌生退意。

“你想打这个官司么?”Bucky问。

Steve点点头:“做错事就要反省,Francis却完全没有这个意识。换做是我,哪怕多打几份工也要尽快付清赔偿。”

Bucky轻笑一声,这的确像Steve的做法。

“他身强体壮,远没有到无力负担的程度,据他女儿无意间透露的,他之所以会疲劳驾驶,是由于通宵看足球比赛。”

在撞伤人后,Francis也并未警醒,还是老样子,他这种“反正我没钱,随便你怎样”的态度本让Jeffrey忍无可忍,现在却因舆论打算忍气吞声。

Steve约了Jeffrey,希望说服他坚持下去。

“我和你一起去。”Bucky跳下桌子。

他们在Jeffrey上班的工地附近见面,还没讲上话,一个女人突然冲到他们面前。

她举着两张照片:“看看她们,Jeffrey,你也配叫这个名字?你将害这两个孩子和可怜的老妇人无家可归!”

Jeffrey瑟缩一下,不敢看那个女人。

她又转向Steve,把照片甩在他脸上:“你是他的律师?你就没有良心吗?”

Steve不欲与她争论,Bucky却看不下去,他冷声道:“谁派你来的?”

“什么?”女人一愣,有些心虚地反问,“你在说什么?”

“你的愤怒太假,刻意抬高的声音和夸张的肢体动作是为了掩饰情感上的不足。要我说,你的雇主真该扣你薪水,毕竟你的演技实在太差劲。”

女人错愕地看了Bucky一眼,似乎想不到这样的话会从一个少年口中说出。突然被人拆穿,她又没准备对策,只能仓皇离去。

她走后,Jeffrey垂头丧气道:“其实她说得没错,我不该这么斤斤计较,反正我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Francis是个混球,可Lily和Lucky是好孩子。”

“他撞了人就该负责,得到赔偿是你的正当权益,”Bucky看Jeffrey一脸没出息的样子就来气,“你觉得让步是在做善事?算了吧,Francis会感激你吗?他只会觉得你好欺负,然后更加得过且过。正义在你这一边,不要缩头缩脑的!”

“Francis只是太累了才会……”这时候Jeffrey仿佛变得极善解人意起来,甚至开始给对方找借口。

“这算什么理由?疲劳就不能驾驶,飞机失事后,向受害者家属解释机长太疲劳所以操作失误,这种说法能得到原谅吗?卖惨根本是恶习,你放弃控告就是为虎作伥!”

Jeffrey瞪大眼睛看着Bucky,感到自己受到了无端的指责。

“你觉得这是件小事,可你想过这个案子的社会影响吗?以后再有人犯错,只要装可怜逼原告撤诉就好了,都是你做的坏示范!而且这对那两个孩子也是糟到极点的教育。”

这其实有些强词夺理,不过对付Jeffrey这种人却很有效,被Bucky训斥一顿,似乎让他重新鼓起勇气。

“你说得对,我不会放弃了,”Jeffrey握了握Bucky的手,继而转头对Steve说道,“拜托你,Rogers先生,请继续为我诉讼。”

回办公室的路上,Bucky拉着Steve邀功:“你是不是该感谢我?”

“是,谢谢你说服Jeffrey。”

“那种性格的人光劝是没用的,得激将,”Bucky勾起抹略带得意的微笑,“真心感激的话,以身相许怎么样?”

“这不是一回事。”

Bucky的笑容垮了下来,他垂下眼,灰绿色的眸子中透了丝疲惫:“不要老是拒绝我,Steve,我也会累的。”

Steve不说话,Bucky的失落神情让他心疼不已,但他不能在此时心软。

Bucky吸了吸鼻子,闷声问道:“如果我今年二十岁,你会不会改变主意?”

Steve想了想,诚实地说:“会。”

若Bucky成年了,即使他的性别得不到家族的认同,至少他的年龄不会成为政敌的抨击点。

Steve相信,在他的权力达到能招来死敌之前,他有足够的时间获得足够的力量,绝不会重复叔父的悔恨。

“所以就只是年龄的问题?我知道,这很重要,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发现的,我们就偷偷地……”

“Bucky,没人知道不代表我没有做过。”

“那你会等我长大吗?”

“我不能保证。”Steve确定他的心意不会变,然而他不愿用这种约定束缚Bucky,如若两年后Bucky发现对他的情感并不是爱,或是爱上了其他人,他希望届时Bucky仍是自由的。

Steve的苦心Bucky自是无法理解,他愤懑地踢了Steve一脚:“你就是铁了心要让我难过!”

Bucky说完便转身跑掉,Steve很是担心,正打算追上去,却被突然来访的Zemo挡住了去路。

“我查出在背后造势的人是谁了!”

“这个晚点再说。”Steve绕开他去追Bucky。

待Steve赶到楼下时,已然失去Bucky的踪迹。

—TBC—

后文:17

评论(26)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