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两茶

一个安静码字的小号

【盾冬】政治家(17)(AU)

首章:01

前文:16

————————————————

《政治家》17

Steve找遍了Bucky可能去的地方,都一无所获。就在他焦急万分之时,Natasha告诉他定位到了Bucky的位置。

那是一家酒吧。Steve立刻赶过去。

“先生,你确定还要吗?”酒保拿着开瓶器,确认一遍。

Bucky掏出酒钱,不耐烦地用杯底敲桌面:“我又不会赖账!”

“好吧好吧。”酒保为他倒满。

Bucky咕咚咕咚地把液体咽下去,再次在对面的金属装饰里观察自己的脸——一点都没泛红,这要怎么在Steve面前装醉?

于是他又灌了一杯。

Bucky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只觉得胀得慌,快要喝不下了。

酒保似乎在说话,嗡嗡的声音像蚊子一样在Bucky耳边响个不停,听不清内容,他不自觉地抬高音量:“你说什么?”

“我说你很能喝,三瓶了还清醒着,这可是伏特加!”酒保大声回复。

Bucky打了个酒嗝,迷迷糊糊地看着手里的杯子。他都喝了三瓶了?为何一点感觉也没有?

咦……为什么杯子变成了两个?他可没叫酒保多拿个杯子来,抬头一看,酒保、酒保也变成了两个。

Bucky伸出两根手指比了比,眼里却出现了四只指头。

“糟糕,我好像喝多了……”他嘟囔着说完,“噗通”一声醉倒在吧台上。

酒保头一次见到醉态如此有趣的客人,他好笑地把酒瓶和杯子收到一边。

凑近瞧,Bucky的脸更显稚气,白皙的皮肤像能掐出水来,酒保忍不住想要试试手感:“看上去真嫩啊,这小子到底几岁?”

在碰到Bucky的前一秒,他的手腕被人死死攥住。

“好疼,”酒保痛呼一声,生气地看向来人,“你干什……”

后面的话被他吞回肚子里,只因眼前这人的眼神太过可怕。

Steve碧蓝的眼睛里压抑着风暴和海啸,他甩开酒保的手,冷声道:“这孩子才十六岁,你却卖酒给他,我希望你明白后果。”

“什么?他没说……我、我不知道!”酒保慌了神,由于Bucky给小费很大方,他便没有过问年龄的问题,他猜出Bucky未满二十一,但他没想到Bucky连十八岁都没有。

“我会给你寄律师函。”

Steve不再多说别的,背起Bucky走出酒吧。

被人移动,Bucky扭动了一下,手臂发力,想要挣脱。

“乖,别动。”

Bucky一下子松了力道:“Steve?”

“是我。”

“嘿嘿,你来找我了。”Bucky趴在Steve肩头吃吃笑着,他意识不太清醒,说话含含糊糊。

“以后不要乱跑,”对着醉醺醺的Bucky,Steve才敢暂时褪下伪装,“我很担心。”

不知是否感觉到从他语气中透出的关切和爱意,Bucky收紧环在Steve颈间的手臂,沉默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久到Steve以为他睡着了,Bucky又开了口,沙哑的声音满是委屈,“既然你不想接受我,就别再管我了……不要我这么好。”

后颈传来的湿润感让Steve心头一痛,他的脚步停顿片刻,不知该如何回应,直到Bucky失去意识,全身的重量压到他背上,Steve才继续走下去。

回了家,Steve为Bucky做简单的清理,他用湿毛巾轻柔地擦拭Bucky带有泪痕的脸颊,眼中盛满爱怜。

少年的五官渐渐长开,曾经圆乎乎的脸庞逐渐线条分明,正在从“可爱”走向“英俊”。

Steve将他的手放在自己掌心:“原谅我,Bucky,我不能不顾一切……不管你愿不愿意等,你永远拥有我的爱,我向你保证。”

Steve守了Bucky一阵,见Bucky睡得很沉,没有呕吐之类的酒后症状,才回到自己房间休息。

后半夜下起了暴雨,狂风吹得窗户“呜呜”地响,Steve被雷声惊醒,他想起Bucky的窗户没关,便起身过去。

刚打开房门,Steve就听到异动。

Bucky在床上辗转反侧,满头大汗,嘴里断断续续地念叨:“不要……爸爸妈妈快跑……有炸弹……”

若说Bucky有什么害怕的,就只有童年里那场可怕的灾难。他从没让任何人知道,自己怕打雷,那会叫他想起隆隆的爆炸声和漫天的火光。雷雨夜里,他常常会枯坐一晚。

即使醉得不省人事,雷声依然激起Bucky心底最深层的恐惧,令他噩梦连连。但他醒不过来,只能在梦魇中无助地挣扎。

Steve立刻抱起Bucky,就和当年在火场里一样。

Bucky蜷在Steve怀里,像找到安全的港湾,他没有醒,仍是说着梦话:“不要离开我……”

Steve以为Bucky说的是父母,他轻拍Bucky的背,想给他安慰。

“Steve……别留我一个人……”Bucky带着哭腔的梦呓让Steve一愣。

“我在这儿,”Steve亲吻着Bucky的额头,充满虔诚,又小心翼翼,“我会陪着你,直到时间尽头。”

睡梦中的Bucky并未听见Steve的承诺,却奇迹般受到安抚,呼吸变得绵长而安稳。

 

Jeffrey的案子即将开庭,Steve在办公室里做最后的准备。Bucky推了下午的训练,打算去欣赏Steve在庭上的英姿。

Zemo也在场,不过他不是来给Steve加油的:“Francis的律师是Brody请的,他希望通过支援穷人来获得平民的好感……”

Bucky嗤笑一声,见Zemo的目光转向他,便扬了扬手里的书:“我是笑书里的观点很白痴,别在意……你们继续。”

“他的想法是很傻,可这不重要。我们已经惹过他一次,再驳他面子会加剧他的不满,反正现在舆论倒向Francis那边,顺势输掉官司也不会影响你……”

Steve不对Zemo的劝说作任何评论,只轻描淡写道:“那次麻烦可不是我惹来的。”

Zemo从Steve的态度中看出他不可能采纳自己的意见,便不再白费口舌:“好吧,既然您坚持……祝您顺利胜诉。”

“Zemo叔叔慢走。”Bucky帮Steve下了逐客令。

Zemo离开后,Steve无奈地看了Bucky一眼:“调皮。”

“你不是不喜欢他那套?”

“随便听听就过去了,他毕竟是我父亲派来的,太无视也不好。”

“那……对不起?”

“不,谢谢。”Steve的确听到耳朵起茧,正烦闷不已。

开庭后,被告的辩护律师先是试图说明Jeffrey在操作过程中也存在失误,事故是由Jeffrey和Francis共同造成,不应过度追究Francis的责任。Steve立刻列出证据,证实此事系Francis全责。

然后,对方声称强行支付赔偿是断人生路,违背人道主义精神,企图获得陪审团的同情。Steve回击道:“规则之下应有人情,但不代表人情可以践踏规则。程序正义必须得到维护,我们不能向社会传达‘弱势群体就可以犯罪’这种错到极点的观念。”

见败诉已成定局,辩护律师只好退而求其次,申请降低赔偿金额。Steve据理力争:“我的当事人只要求赔付医疗费用,而没有提精神损失费,已做出极大让步。”

最终,法官判定原告胜诉。

散场时,被告律师冷笑着对Steve说:“恭喜你,赢了官司。你猜怎么着,Francis的破房子将被拍卖,两个无辜的孩子要流落街头了。”

Bucky刚想祝贺Steve,被此人打断很是不悦,他回之以冷笑:“你鼓吹的同情心呢?你不如再动动嘴皮子,为她们募捐。”

对方摇摇头:“世人的善心很有限,他们能站得远远地声援,却不会因此慷慨解囊。”

Steve淡定道:“我会。”

“什么?”

“Francis需付的赔偿金我会替他交,让孩子继续有地方可住。”

“你……”

“我说过,正义不容侵犯,可规则之下还有人情。援助应在判决之后,这是‘人道主义’;若因犯人可怜就判他无需承担后果,那叫‘无理取闹’。”

那名律师愣住,露出颇为微妙的表情。他亦曾怀着满腔热血,却在现实面前折了腰,他以为这就是社会,然而他在这一瞬间感到了动摇……Steve参选议员时,他或许会去投Steve一票。

这些便不是Steve关心的了,他和Bucky已经走远。

“我们是不是该好好吃一顿庆祝一下?你为这个案子啃了三天披萨,脸都凹进去了。”

“哪有这么夸张”,Steve笑道,“你想吃什么?”

“主角是你,别问我。”

—TBC—

后文:18

————————————————

剧情快跑完了,差不多该想番外的问题,作为一个pwp的前传,五万字了还在清水,我也很绝望,所以番外大概全是车_(:з)∠)_目前想到有女装、道具、白宫厕所、惩罚、电话、吊带袜、温泉、早餐奶、猫,还差一个凑十日谈,不知道还能写啥,果体围裙吗=-=

评论(43)

热度(203)